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根叔的遗憾  

2014-05-19 22:2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叔的遗憾 - 燕人遗民 - 东山耕者
  

根叔离任了。

离任时痛陈心迹,当着领导、学生、老师的面,一口气说了19个遗憾。

众人叫好声一片,没有谴责他的失职,反倒是一边倒的同情,似乎根叔也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作为高校同仁,也刚刚经历过告别的场合,看到根叔的遗憾,总觉得鞭子抽在自己心里。

大学的管理是一门学问,不是随便哪个教授都可以当校长。根叔的遗憾再次验证了严复的遗憾:一个好教授未必是一个好校长。其实,即便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或者院士)也未必能领导好一所大学。曾任北大校长的严复认为:“治学之材与治事之材,恒不能相兼。尝有观理极深,虑事极审,宏通渊粹,通贯万物之人,授之以事,未必即胜任而愉快。”根叔也许就是一个“未必即胜任而愉快”的校长。

根叔作为一校之长,可谓重任在肩,虽不是民选海推的校长,也算是众望所归、中央任命的副部级干部,换做不才,必是殚精竭虑,寝食难安,夜不能寐,总怕辜负了数万师生的期盼和上级的嘱托。但他卸任时,竟然讲了19个遗憾,倘若,这些个遗憾是假的,仅仅是稍逊风骚,那么,根叔就是在自虐以煽情;倘若这些个遗憾是真的,确凿乎有其实,那么,根叔就是严重失职,而且,想借助煽情减轻自己心里的负疚感。

根叔在任期都做了些什么?根叔的时间都去哪里了?根叔有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到学校的管理上?人们的心里,这些疑惑挥之不去。毕竟他是任职九年的校长啊。

大学很复杂,不好管,大学校长很难当。在一些人看来,大学似乎是一个“世外桃源”,学生比较单纯,教师比较清高,文化人知书达礼,管理大学想必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其实不然。大学管理属于一个非常特殊的管理领域,没有在大学工作过的人很难体会到这一点。就管理的权威性、有效性而言,社会有两个远端:一个是军队,另一个是大学。军队的管理是一个垂直系统,有令必行,有禁必止,军令如山倒,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而大学的管理则是一个纵横交错的网络,在教授的头脑中,权力观念、等级意识非常淡薄,他们往往既不令,也不从。在军队中首长一句话就能办成的事,在大学中费很多口舌也未必能办成。在大学中经常过剩的产品就是“主意”。主意太多,各执己见,很难达成共识。许多问题都需要经过反反复复的磋商才能形成决议,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而不果的现象是屡见不鲜的。有点像联合国的安理会,经常进行“马拉松”式的一般性辩论,人人都有发言权,人人似乎也有否决权,好不容易达成的决议常常如同一纸空文,束之高阁。大学的领导既要尊重思想自由,勇于发扬民主,又要善于集中意志。没有民主自由办不好事情,没有集中意志也办不成事情。

也许,正如根叔所言,造成这些遗憾与他的个人能力有关。也就是说,我能力不高,你们终于看到了,不过对不住,耗了这么久才让你们看清楚,九年时间啊。(听到这个隐含的意思,台下在座的师生,台上在坐的领导作何感想?识人不准、用人不当啊!)

但根叔的意思显然不是上述解释。他另有所指。他想让某人或某些人听到他的遗憾。我们得仔细看看他的遗憾:

我希望学生们能很好地面对过去与未来。既要知道革命先贤辉煌而悲壮的历程,也要了解我们自己历史上的错误、丑陋、耻辱等等。如果大学生对国家过去的错误和痛楚多一些了解,他们就能知道对人的蔑视多么恐怖,个人迷信多么可怕;就容易理解民粹式民主的荒唐;就能知道道德在无约束的权力面前多么不堪一击!从而真正地思索人的意义、民主的意义、把权力关进笼子的意义!未来国家的现代化首先是人的现代化。为了未来,学子们需要何种思想前瞻?需要怎样的思想储备?而不能仅仅满足于现实中的、或者当下流行的价值观。在对过去与未来的责任这一点上,我做得太少,于此只能感到遗憾。

……

谁都赞成大学生应该有健全的人格,但是我们的大学在这方面所承担的责任是不够的。有的同学逃避现实社会,让自己龟缩在虚拟的现实中;少数同学欠缺起码的公德;有的人把入党当成实现自己预期和目的的工具;也有人不自觉地成为别人或者某种权力的工具;凡此种种。当看到某些学生心灵田园荒芜的时候,心灵被役使的时候,自然会感到我们的人格教育是有缺陷的。长期以来我们党提倡“实事求是”,但在我们的课堂中,在对学生的潜移默化中,究竟给他们灌输了多少不实事求是的东西?我也曾希望我们的人格教育、公民教育不要被意识形态所淹没和遮蔽,也曾想过能不能稍微改变一下。然而,作为校长的我却胆怯了。如今只能徒有遗憾了!

……

很多教育家和社会的有识之士都认为,大学该有独立精神和自由表达,我很赞成!然而,遗憾的是,在这一点上我没有做出有实际意义的努力。当自由、“实事求是”的欲望和良知被某些僵化的意识所遮蔽时,作为校长的我还是不闻不问;即便对于希望有一点涂鸦自由的学生们,我也没有公开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一个学生愤怒的声音始终在我耳边回绕:“也许校长大人日理万机,哪能管我们这等屁事!”在此,我要就我的沉默向他们表示歉意。

……

我感到遗憾,大学的治理结构存在缺陷。当有些人不得不去琢磨、窥视甚至制造微妙时,多少精力、努力都耗散在那些无谓的微妙之中。其实,要改变此一现状无关乎意识形态,只关乎实事求是。

……

19个遗憾篇幅不短。不用一一列举。无非是学科专业建设、保障条件建设、教师待遇福利、学术风气培育等常见问题。上述所列四种遗憾,确实值得分析。按照根叔的表述,在“立德树人”这一教育的根本任务上,他做的很不够,比如,学生的基本价值观该如何确立,他做的太少;而这些价值观的不扎实,他又认为是与现行教育中意识形态的灌输有关;大学的独立精神彰显不够,良知被僵化的意识形态遮蔽时,他没有站出来;似乎——所有的原因都在于——有人制造微妙,他的太多精力消耗在治理结构的缺陷上,而要改变这一现状无关乎意识形态(那就只能理解为有人不作为)。

试想,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能对他造成“微妙”制约的似乎只有数量稀少的个别人。而因此他留了这么多遗憾,似乎全部可以归结为体制问题。至此,根叔终于解脱了,能力不足也好,精力投入要好,立德树人也好,群众路线也好,最终,都是因为那个令人厌恶的体制,不是我不作为,是精力和努力都被耗散了,你们不能怪我。哈哈,遗憾终于烟消云散了。受伤的总是那些傻乎乎的老师和学生。

再好的体制也有漏洞,再好的制度也有不足。把问题归因为体制问题,有意无意是为自己的失职渎职辩护。

根叔很巧妙。

不愧是院士。

问题是,这么多遗憾留给谁呀?!

每个校长离任时都真诚地讲这么多遗憾,然后含着眼泪走人,可以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