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山楂红了  

2013-09-11 23:0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楂红了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山楂红了。

写下这四个字,你是不是以为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是爱情故事?你猜错了。

昨天是教师节,行政事务缠身,手机“叮叮咚咚”响了一天。今天有空,翻看手机,除了卖房子的信息,大部分是曾经的学生们从天南海北发来的祝福短信。

又是一个教师节。

慢慢地打开,细细地品味,在各种誉美之词中,弥漫着暖暖的幸福。二十年了,教过的学生数也数不清,那些平日里各自奔波、觅食、顾不上联系的学生们,在教师节这一天总会突然记起曾经的某个老师,发一通“时光匆匆”、“青春易逝”的感慨,写几句诸如“师恩难忘”、“教诲如父”的情意浓浓的话语,还有的趁着激情许诺“过些时日回去看您”。这些话语顺着电波,瞬间传递给曾经的老师,中国移动的每个人脸上都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无疑,作为老师,是幸福的——至少在教师节这一天。

每个人都有老师。广义而言,并非只有教师可以被称为“老师”。大言希声,大道无形,天地视万物为刍狗。凡是能启发别人,对别人有过身教或言教之德的人,都可以被称为老师。但严格意义上的老师,是指一种职业。然而眼下,这种曾经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像白衣天使一样——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普遍诟病。在二十年的职业生涯里,这种质疑的颠覆性是我未曾见到过的,而且是极具破坏性的,它可能会攻克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底线。

在我关于老师的记忆里,大都是美好的。小学时,我的任课老师姓李,是一个临时代教,复式上课,就是一个教室里有两个年级同时上课那种。他是初中毕业生,是当时村里的“文化人”,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没有上高中。他的粉笔字写得很漂亮,不会讲普通话,但是教书很认真。他脾气不大好,谁调皮捣蛋,经常会挨骂,甚至挨打,但是没有家长记恨。村子不大,邻里邻居,孩子又多,老百姓们很“皮实”。每次过大年之前,李老师会给我们理发,发型很简单,一律锅盖头。春种秋收,他会到人手少的学生家里帮忙,顺便“告状”,历数我们的种种劣迹。中学时,有一个姓张的老师教地理,每堂课只讲十分钟,“全是高考题”,他说,“其它的自己看书”,是全校公认的牛人。有一次下大雨,教室门一开,先进来一只草帽,草帽下是干干爽爽的地球仪,张老师的身上却满是雨水。高考时,我们班的地理成绩,90分以上的有三十多个同学。大学时,教我们《欧洲哲学史》的宋老师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他上课慢条斯理,也从来不点名,但是去的晚了就没有座位了——别的系的学生挤满了教室。读研究生时,导师对我说,学生就是学生,学问就是学问,不论你是什么“官”,都要认真读书,论文如果不想自己写,就请你离开。多年以后,老师们的所言所行,大都成了我的范本。我会“骂”学生——不论有没有人赋予我这个权利;我会经常担心,担心自己没有一桶水,无法指点学生的迷津,担心误人子弟;我会要求我的研究生学会独立思考,恪守学术生活的规范,不搞蝇营狗苟。

看到学生们的祝福短信,我经常“受宠若惊”。我仅仅是教了他们一门专业课或者一门选修课或者交谈过几次或者批评过几次而已,他们为什么年年记得我?

我们经常去饭店,吃过那些美味的饭菜,抹着嘴离开,但我们记得厨师是谁吗?

我们经常去买各种各样的东西,电视、洗衣机、冰箱、电脑……我们记得售货员的名字吗?

教师这种职业到底与其他的职业有何不同?凭什么教学生三两年,学生尊敬你三十年?

在日本,没有法定的教师节,但日本人非常尊重教师。教师地位高、收入高,平时日本教师出门坐公交车,只要胸前佩戴着教师牌,其他乘客看到都会让座。日本地铁上有教师专座,大街上有教师商店,教师买火车票时不用排队,就算是在领取政府配给的物品时,也是教师优先。但是,日本的教师要想赢得尊重,不是仅靠强制性的法律规定,而在于教师这个群体确实履行了教师的基本职责,是教师一流的职业精神赢得了尊重,而非仅仅是教师这个职业称号。尽管如此,日本社会也对教师的行为提出了各种批评,比如在《德与正义》中,稻盛和夫与中坊公平就尖锐地指出,现在的日本教师精神滑坡,把教师职业简单定义为八小时工作制的一种(市场)交换关系,一种谋生吃饭的手段,恰恰忘却了教师的职业本质是精神性,而非物质性。

据腾讯与麦可思今年8月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校大学生中,35%的本科生和31%的高职高专生与任课教师每年联系不到一次。师生关系渐行渐远已成为公认的事实。也许我们可以为之找到很多理由,比如,职称评审和业务考核逼着教师们将大量的时间用来写论文、搞科研等,无暇顾及学生的发展和成长,但教师们是否据此借口为自己辩护,而忘记了教育的根本宗旨,放弃了肩上背负的根本职责?

立德树人、教书育人是每所学校、每位教师的根本职责。爱、敬业、奉献、实干、拼搏往往都是形容教师职业精神最华丽的字眼,但此类词语仅停留于宣传性、鼓动性、表扬性的口号,并没有具体的指向,又或是少了些科学性。(参见《中国青年报》201391011版)

也许,我们很难对教师职业精神的内涵达成一个共识,尤其是达成可以量化的公约。但是,每个教师都应该问自己这么几个问题:

如果没有硬性规定,你愿意做学生的班主任吗?

除了上课,每年你花多少时间和学生在一起?

一年之中,有几个学生和你做过交流或你主动和几个学生做过沟通?

一年之中,你参加过几次学生的课外活动?

你心平气和地批评过学生吗?

你了解一些学生的家庭情况吗?

学生们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吗?手机、邮箱、微信、固话都算。

你去过学生宿舍吗?一年之中去过几次?

教师节你收到了几条学生的祝福短信?其中毕业生有多少?毕业十年以上的学生有几个?

 

校园里有六棵山楂树。今年雨水好,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开学以后,每次路过都发现山楂又少了几颗,树下能够得着的,几乎都不知去向了。

有人说,围个篱笆,“快偷完了”。有人反对,“不让偷,毕业后的回忆就没有了。”

山楂红了,学生们来来往往,不时瞟视。

夜色很美。我知道。

我们守望着。

  评论这张
 
阅读(316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