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技术时代的教育  

2013-12-14 21:5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技术时代的教育 - 燕人遗民 - 东山耕者

 

技术的发展为人来生活带来了诸多方便,也带来了诸种新的可能,对教育尤其如此。从结绳记事和口耳相传,到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兴起,再到现今的信息时代,技术的每一次进步都给教育带来了革命性的变革。技术不仅作为中性的工具直接改变了教育的微观形式和具体内容,更在社会建构的层面上改变了学校和教育的组织体系,教育在社会结构中的位置因而变得扑朔迷离。在信息与网络技术的冲击下,教育以及作为教育主要承载形式的学校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放眼未来,教育将会怎么样?传统学校将会怎么样?学习将会怎么样?技术到底促进了教育公平还是阻碍了这一进程?我们不得不对此做出回答。


指尖搅拌教育

《中国青年报》9月6日报道,胶片巨头柯达公司在经历130年的辉煌后,于2012年1月19日申请破产保护;初版于1768年的《大英百科全书》,于2012年3月13日宣布将不再印刷出版;美国著名的《新闻周刊》在去年年底发行了“最后一期纸质”周刊。这一切昭示着,数字狂飙正席卷这个世界!在数字狂飙的时代,技术已深度融合于人类的社会生活,技术也改变着教育。

教的工具变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的教学工作——“黑板”不断地强化和提升自身的功能。从写字类、无尘类、影音类发展到交互类,“黑板”已变成“白板”。2007年,英国98%的中学和100%的小学就拥有交互式电子白板了;2010年我国中小学也开始逐步使用电子白板。如今因特尔公司研制的触摸显像网络交互类电子教具已闪亮登场,为教学的变革提供了更多遐想的空间。

学的工具变了。智能电子学习终端将取代传统课本。2009年加州率先在美国开始普及中小学电子课本;2010年IPAD的成功推广引发美国电子课本普及的狂潮。韩国政府宣布将于2015年在全国中小学淘汰纸质课本,全部采用电子课本,成为全球第一个举国课本电子化的国度。我国中小学智能学习终端的应用目前虽是星火,但燎原之势为期不远。

评的工具变了。数码笔打通了纸和电脑之间的联系,只需纸笔即可实现数字化学习。学生运用数码笔,学习过程中的思维路径可被全息记录,教师在评价学生学习状况时,得到的不仅是考试答案正误、分数高低,而且可对学生解题过程中思维的流畅性、敏捷性等思维品质进行深度分析。

课的结构变了。传统的教学,知识的传授在教室内,知识的内化在教室外。通常,学生需要克服学习中的重点难点时,教师往往并不在现场。随着带宽的增加、视频技术的提高,以美国可汗学院为代表的教学模式,颠覆了传统教育的结构。可汗把录制的教学视频传至网上,学生可随时、随地、随心地学习,学习者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从2006年下半年开办至今,每个月,可汗学院都能招收到全球的20万名学生。每天,可汗学院播放列表中的1630个课程都能获得平均70000次的浏览量——几乎相当于哈佛及斯坦福大学学生总数的两倍。斯坦福大学的校长说,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即慕课,MOOCs)就像一场数字海啸,有可能将传统大学教育全部“冲走”。这种颠覆性创新,正在改变全球的教育生态。

课的形态变了。传统的课程大多以45分钟来进行,而人对自己大脑的研究发现,认知活动的最初10分钟是高效的,超出10分钟,认知效率停留在低水平状态。因此,人们基于现代技术研究开发了具有讲述一个主题、指向一个目标、解决一个问题、时间在10分钟以内、容易设计开发、支持移动学习、启发学习者思考的新的课程形态——“微课程”。 微课程可以通过PPT、手写板、微视频和微音频的方式呈现。它因为契合了现代社会快节奏的需要,适合人们用碎片化时间学习,销减了长时段学习带来的压迫感,所以被学习者广泛认同。随着技术进步,移动时代的学习工具“微信”出现,课程形态进一步变化,微信成为面向手机移动时代的教学交流平台,指尖上的课程从理想变为现实。微信所具有的文字、声音、视频、摄影、定位、手摇等强大的多媒体功能,能帮助教师开展个人、小组、公众、1对1、1对多、多对多、公开、秘密等多种学习交流与互动,为个性化教学的实施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失去了整个世界?

教育革命改变的不仅是学生和教师,而且是整个社会。保守的观点看到,人们被技术迷惑了双眼,正在媚俗于技术,有意无意忽略了技术对教育传统功能的颠覆。

专门的教育活动自诞生以来,就担负着社会教化、培养公民和共同文化的职能。但是,随着现代技术的渗透,家庭和个人接管了学习的责任,教育活动分裂到个性化的群体之中,传统的培养公民品德和社会凝聚力的功能大部分将会丧失。传统的以电视为代表的“现代”媒体,对社会人口有很强的同质化作用,在学校之外,开辟了“凝聚”社会的第二条通道,但随着流媒体和多通道媒体的激增,这种同质化作用大打折扣。我们看到,多元文化正在扩张,且扩张的合理性得到了社会价值的认同,公立学校承担的“塑造”职能较以往不再那么绝对重要了。

技术使学习变得私有、分散、自主,这削弱了传统学校的意义。更进一步的结果可能是学习机会的公平问题。信息技术的商业特征和逐利本质,制造了“数字鸿沟”,不同的经济收入人群在利用电脑和网络的机会上存在显著差异。在以往人类的历史中,学校教育,尤其是全球范围的义务教育极大地推进了社会平等,产生了相对公平的结果;现代技术使得不同的群体拥有了塑造自己子女的自由,家庭之间的社会地位差异在代际之间复制、传递,那些弱势群体的子女在相对意义上可能会失去更多机会。我们看到,购买由社会专门机构提供的教育服务,以使自己的孩子领先于别人的孩子,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有能力的家长总是与金钱的多寡相关,他们在子女教育的资源占有上占尽了先机。他们为自己学龄前的孩子购买益智玩具,他们把孩子送到昂贵的幼儿园,他们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购置电脑,他们选择优秀的学校让孩子就读,他们甚至提前在精英学校附近购置学区房产,如果孩子学习有困难,他们就给孩子聘请高水平的辅导教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贫穷和教育程度不高的人们无法购买富于教益的视频和游戏、基于网络的资源、私人定制的专业辅导,他们甚至根本无从知道还有这些服务,这势必加剧公立学校一直努力减轻的教育不公。到目前为止,技术是一种加大而非减少不公平的力量。市场经济激发出来的私有意识、自利意识也推波助澜。许多致力于恢复公平的教育资源均衡化的改革方案,发对的声音主要来自精英阶层、精英城市、精英社区,全国范围的教育制度改革,比如高考就遭遇了北上广的“围追堵截”,开放的机会仅仅是鸡肋一般的低层级教育资源。技术资源的易得性和商业运作不是减弱了教育公平问题,而是加剧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复杂程度。

随着技术变革,教育愈发聚焦于个体需求,整体意义上的人文素养可能走向衰微。人们选择自己的教育目标时,常常倾向于依据自己的兴趣或家庭的社会阶层选择对应的职业目标。他们的选择因此变得狭隘。教育的一个主要目标是开阔学生的视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教育的个体化倾向可能导致孩子们遵循父母设计的狭隘路径向前行走,这将使人们很难与来自不同背景或持有不同观点的人和谐相处。很明显,传统的(公立)学校教育促生了一个更加包容的社会,孩子们在其中能够自然地遇到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人,可以暂时忽略家庭背景的影响,在相互交流和冲突中开阔视野,这些是否会随着技术导致的教育割据戛然而止?

另外,长久坐在电脑前,深陷在网络中,很少与其他人交流,会变得更加与世隔绝。学习环境的微缩化、宅居化,可能会产生社交技能退化,进而导致社会凝聚力丧失。天下谁人不识君?在网络世界里,飞信、微信、微博、博客,人们似乎谁也熟识,但离开网络,沮丧、孤独和寂寞感却直线增长。教育中电脑和网络的大量使用以及过度依赖带来的一个危险是亲情和朋友的相互疏远,人们各自成为莱布尼茨所说的独立的“单子”,社群意识逐渐式微,乡村、社区消亡,社会进一步多元化。


砸碎了旧锁链

技术改变着教育形态。技术所提供的最美丽的前景是学习的吸引力将变得更强。技术进步改变了知识提供的单一来源症结,随时获取知识变得可能,学生的兴趣可以得到充分展开。不同于传统学校的教育模式进一步解放了课程和教学计划对孩子们的束缚,借助于网络,教育可以被精心定制,名师可以随时在线,学生可以得到一对一的精确指导,他们在学习中的主动性被大大激发,嵌入其中的各种学习目标真正与孩子们的兴趣相吻合,而非与外在于他们的社会目标相吻合。这是技术带来的巨大的人的发展目标的解放。

技术推动的教育商业化增加了社会不平等的可能,但也创造了新的社会需求,吸引了家庭和学生在学习上的投入。商业公司投入巨资研发出来的教育产品,其根本目的在于吸引购买者,实现商业价值。竞争会很激烈,但一个商业化的教育市场日臻扩大,许多公司涉足这一领域,他们的研发已经从过去的配角地位,逐渐上升为主角地位,并开始打破了传统学校对于教育的垄断,这迫使传统学校与他们在开放市场上血刃比拼。竞争是变革的前提,这种另类的教育产品的提供者大量出现是传统的以学校为代表的教育机构自我革新的外部驱动力。技术使得教育公平问题的解决成为一个面向全社会的开放问题。

当技术推动的教育改革变得越来越人性化,越来越符合人的兴趣和禀赋差异时,学校内部最常见的学生之间的畸形比较就会减弱——不是只有少数人可以成才,而是每个人都可以成功。在现代学校诞生之前的学徒制时代,每个人都能成功地学会教给他们的基本技能。现代学校教育制度确立以来,各级各类学校的一个共同问题是,孩子们总是在一个相互之间进行比较的环境中成长,只有最好的学生才会觉得他们是成功的。这种竞争,尤其是以高考这样的选拔性竞争,致使大部分学生被一种挥之不去的挫败感所笼罩。为了减轻这种压力,许多孩子把精力转移到了其他活动中,有的甚至走向了越轨。学生的学习兴趣被压制,厌学情绪弥漫,精力投入不足,创造性大大降低。学生们的目标仅仅是足够好的分数,以免对自己的未来造成不必要的伤害。这种以学习为敌的态度,是学校内部不合理竞争的直接后果,毕竟,绝顶聪明的学生只是少数,大部分的人要成为社会各领域的实际建设者。在一个技术丰裕的时代,学习的普遍易得会带来深远影响,人们可以根据社会的需求和自己的兴趣进行选择性的学习,他们可以在各个行业、领域和层次获得成功,而非千篇一律地获得同样的成就和幸福。

与技术进步相伴,教育责任的逆向转移,也使家庭和个人分担了原本由学校独自承担的对于学生成长的绝对压力。回顾教育史,当国家和政府接管了教育儿童的社会责任以后,家庭和个人将大部分责任推给了学校,现在,教育进入了新的时代,技术使得教育责任的重新划分变得可能。国家适度后撤,家庭和个人前进一步以担当起应负的责任,这样的时机已经成熟。我们所需要做的是,利用技术革命的成果,综合校内外两个资源,放大新兴教育体系的红利,让孩子们平等地参与深度学习,使学生们受到全面的最好的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