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2013,严肃点  

2013-01-05 20:3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严肃点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2013年的第一天,老友携妻儿来访。

       一进屋,就分道扬镳。儿子上网,两个女人在厨房大秀厨艺,老友则溜进了书房与我神侃。言谈之间,对德国的发展模式颇有好感,言称最近正在研究德国现代经济发展史,希望找到一些启示。他在经济——准确说是金融领域——工作20年,之前言必称美国,2007年以后,开始关注德国的实体经济,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态。不知不觉中,我们的哀声叹气,惹得女人和孩子多次抗议,他们责怪我们破坏了欢庆的气氛。

午饭后,相约看电影。人山人海。我们进了《大上海》,周润发义薄云天,魅力不减当年。但大部分人是本着《泰囧》去的。听说票房过了10亿。谁说中国的文化产业落后,这不超过好莱坞大片了?

喜剧当道。这是当下中国影视剧的一个特色,一切都可以戏说。稍微沉重一点的话题,人们都避而远之,叫好不叫座。有个外国人把这个文化现象叫做“娱乐至死”。看来,逃避严肃,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人们在生活水准达到一定水平之后,倾向于过一种很自我的生活,每个人都苦心焦虑,生怕地位下降,拼命向上爬;工作之余,疯狂休闲,百事不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关于我们如何得以保持高水平生活状态的基本制度设计是无论如何也必须严肃思考的。

人民有娱乐的权利,但是,严肃的话题必须有人思考。

实干兴邦,空谈误国。这话是真理,但反对空谈并非是让人们选择沉默,尤其是对一些严肃话题集体沉默。漠视真相的扯淡,比学术上的语义模糊更能威胁民众生活所基于的我们对正确与错误之区分的尊重。

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时刻。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的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我们一起奔向天堂,我们全都走向另一个方向。”

我们遗憾地看到,临深渊而无危机感,头脑发热、好大喜功者盲目地沉迷于“中国模式”的过度誉美之中。“中国模式”是西方国家唱衰中国的策略。飘飘然、昏昏然,其祸不远。扯淡者盛行,扯淡之论自然横流,跟着疯子撒土的大有人在。看看书架上那些所谓学者的主观臆断,就知道这年月为什么知识分子越来越不靠谱。

中国30年的高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光辉成就。但改革出现停滞甚至退步、经济增长方式难以为继、货币超发信用泡沫、腐败深入社会肌体、贫富悬殊、社会分化、干群关系紧张、政治资源过度消耗等等问题的存在,又使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如坐针毡。

上述问题是怎么形成的?2003年以来的一种解答是政府对社会的掌控力还不够全面有力,市场自发力量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国家意志还未彻底贯彻,因此,政府对经济的权力清单还需要进一步扩大——政府不仅要指挥市场、驾驭市场、调控市场,更要直接参与市场秩序。

这种以“北京共识”、“中国模式”闻名的观点是经不住推敲的。即使我们不怀疑其始作俑者别有用心,其逻辑上的漏洞也显而易见。一个常识性的反驳是,改革开放之前的30年,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强大到了干脆挤出“市场”配置资源的各种尝试,何以中国人民经历的却是缺衣少穿的贫穷境遇?

我们的判断是,目前之所以遇到这么多问题,恰恰是因为中国的改革只是走在半路上,中国自1840年以来的现代化转身仍未完成,转型之路决不能改弦更张。

众眼所见,近年来,政府的行为模式出现了明显的集权化倾向。天量投资拉动、市场准入的行政许可、土地与资金的资源供给控制、各级官员的自由裁量权膨胀,都是对上述判断的注解。面对本世纪初期以来发生的政府集权化倾向,我们有理由担心,一个可能出现的法制市场经济会被权贵资本主义所代替,而且,既得利益集团会以正义和民意为旗号,动用公共权力和舆论工具把社会拉向泥潭。

我们到底坚持什么样的核心价值观?需要什么样的未来发展模式和路径?如何坚持改革开放,以使人民更加活跃地、更加高效率地重新组织起来?这是需要重新审定的历史命题。它远比《泰囧》之类的话题有意义。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世界处于又一次大的调整时期,注定会乱象丛生。在纷乱的局面下,中国如何实现持续进步,人民如何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有一些严肃的问题必须认真思考。比如30年的经济改革,带来了市场繁荣和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架构,但一系列与之紧密相关的制度安排无论在认识上还是实践上,都远未真正到位。

首先,生产的制度安排,并非仅靠产权和所有制的明晰就能万事俱备。德国式的生产制度安排与我们的社会禀赋比较接近,应该好好琢磨。

其次,金融危机再次告诉我们,现代经济活动具有内在的波动性。保持经济长期平稳运行,必须厘清何为公共品及其提供主体。“国进民退”抑或“民进国退”的争论,实质在于对公共品的厘清存在多元解释。社会稳定与鼓励创新、社会公平(福利制度)与收入再分配内部存在的张力远非基尼系数能够解释,这在根源上取决于我们对市场配置资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取向。

还有,解决利益冲突的权利分配机制也是市场制度的关键环节。事实上,权力决定着交易双方的协商方式。法治不能自动保证帕累托优化。市场上的强势群体或曰富有阶层,在世俗的法律博弈中占有客观优势——更遑论其利益代表可以影响法律制定——政府也是法律体系中的强者。对富有者和政府监管的维衡作用因此凸显。维护普通民众利益的媒体能否形成公信力和影响力,也因此成为其中一个选项。但是,电视、报纸的娱乐化倾向能让民众放心吗?!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良序市场构建,依赖于民众的价值偏好、社会的价值共识和政府的理性及控制力。没有争议的是,改革应当大幅度放松管制,激发活力。个人能做的,社会不做;社会能做的,地方政府不做;地方政府能做的,中央政府不做。一刀切、自上而下的改革不可能再次激发出80年代的改革热情。30年改革的成功,是因为选择了市场经济。政府不能也不应该成为市场主体,有节奏但坚决地退出,是明智的选择。权力可以促成一时的繁荣,解一时之急,却要比市场自发力量付出更多代价。

肇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改革不是出于伟人的个人偏好。改革是对历史实践和重大社会命题的解答。市场的发展不会自然而然催生出现代政治,现代政治却必须植根于现代市场经济。所以,政治体制改革,其功能性的作用就是要以促进和维系经济发展为旨归。一个合理的社会政治体制能够让一个国家的重大决策更加稳健,让国家共识加速形成,让民众的合理诉求得到充分表达,让民众的创造激情得到充分释放,让社会拥有更多内在的矛盾化解能力,从而打造相对稳定的和谐社会。这是国家永续发展的政治基础,也是当下以及未来10年必须着重解决的重大课题。中央政府要积极地筹划运作,抓住黄金般的社会心理包容期,采取切实措施,推进市场化、法制化改革,缓解收入差距拉大带来的社会压力,缓解市场经济制度不健全引发的民众焦虑,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基本的福利支撑和权利保障,重新取信于民,凝心聚力,从而攻坚克难,实现更宏伟的发展目标。

政治改革是时候重启了。勇气比黄金还重要,果断比钻石还珍贵。尽管丑恶可能在历史进程中暂时占据主导,但是人类总体上向着善、文明、自由、平等和民主的方向前进,这一点毋庸置疑。构成良序社会的基本原理、法则和理念,也不是西方世界的专利,尽管西方奉行的价值并不等同于普世价值。而且,西方现代文明光鲜的外表下包含了太多亚非拉人民的血泪和强盗赤裸裸的掠夺。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任何以“国情”为代表的特殊性,都难以阻挡人来文明演进的逻辑。方向至关重要,除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还要有价值自信。定位有赖于定力,无论如何不能被利益群体的恶的诉求所绑架。

人们需要娱乐,当然。但是,严肃的话题关涉永续发展。

这个,不能逃避。

就从2013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