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慈善:接近体温的热度  

2012-01-11 13:1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善:接近体温的热度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1月7日清晨,十几名青联委员冒着严寒,带着新书包、大礼包前往儿童福利院慰问孤残儿童。出发前的晚上,在地图上好一阵搜索,才找到了儿童福利院的确切位置。等到上路、前行,才发现地图和实际位置的差异,近在咫尺,就是绕不进去。好在,有人指路,才算“顺利”抵达。

西环高速路旁,圪寮沟里,一座白色四层小楼和几排简易的平方,构成了儿童福利院的基本设施。院子里可供孩子们玩耍的滑梯、翘翘板冷冷清清地矗立着。楼里还算是暖和,不同楼层分别安排着不同年龄和不同发育状态的孩子。小一点的孩子,大多是弃婴,多数是残疾。有的还在保育箱里,瘦骨嶙峋。两三岁的孩子,大多在睡觉,保姆怀里的几个,瞪着大大的眼睛瞅着我们这群陌生的大人。有三四个十来岁的孩子,见到有人来,很热情地过来打招呼,忙不迭地介绍自己,时不时开个同伴的玩笑。看着这些自小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想着他们欢笑背后的心酸经历,同行的委员们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后来,我们下楼来到平房,几个智力发育迟缓的孩子,站在门口冲我们一直傻笑,他们中的一个小女孩,对我们携带的摄像机很是好奇,不顾寒冷,不知疲倦,一直围着我们转呀、跳呀、看呀、笑呀,直到阿姨费劲把她抱回去……

告别孩子们,出了福利院,委员们的话语一下子少了很多。空气也愈发地寒冷。

正像我们找不到福利院在哪里一样,福利院的孩子们其实不在我们的视野里。我们有自己温馨的生活,有自己体面的工作,有自己私密的交往圈子,我们很少会注意到福利院里的这些孩子。他们如何生存,如何成长,其实对我们很陌生,只有在类似访贫问苦这样的、有组织的安排下,他们才会进入我们的视野,成为被我们关注、关心、关爱的群体。在一生的时光里,我们这些所谓的社会精英、幸福的社会群体,并没有付出太多的时间和金钱,去帮助或关注那些与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因厄运或命运不济而陷入困境的同胞。社会因此分离为彼此隔膜的群体。鸡犬之声相闻,偶有交集共存。整体中的个别局部,因为失去了与整体的情感关联,而成为异质的东西,类似有机体的局部麻醉,不为整体所深切感知。孔子说,麻木者不仁,如果,社会中总有些人边缘化地苟且生活,而又没有引起其他人,尤其是有能力的社会成员的关注,那么,这个社会至少不能被称为一个现代、文明、仁义的社会。所以,社会需要慈善,需要每个人都献出爱心,关心身边陌生人的生老病死、疾患忧苦。这样,我们才配得上叫做一个共同体或大家庭。

但慈善如何成为一项接近体温的事情,而不仅仅是心血来潮的刻意关注?面对着一个贫富差异或境遇迥异的世界,那些拥有较高能力且天资(出身、境遇)较好的人对于那些相对缺乏生产能力或有残疾或有特殊需要的人究竟负有何种类型的义务?谁应该对那些不是由于他们自己的过错而在生活上无助地变得越来越差的人们负责?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通常交织着一种复杂的情感。一方面,人们通常认为,政府应该对那些人提供某种基本的生活保障,以便使他们的基本需要得到满足。但是许多贫穷或遭遇厄运的人们并没有如此幸运地拥有这样一个基本的生活保障。另一方面,人们也期待着,那些有能力的、先富起来的人们应该对穷困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相信正义和同情,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行动?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应该支持公正的社会机构,指望社会改革能够帮助改进那些劣势者的状况呢?还是我们只是在我们的个人选择中诉诸一个慈善的意识,以便把正义主要视为一个“慈善”问题?如果我们是一个富有同情心,且具有正义感的人,我们怎么能够漠视身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如草芥般自生自灭?一个社会的正义不完全取决于它的立法结构,取决于它的法律强制规则,而且取决于人们在那些规则中做出的选择。因为,在一个大体上公正的社会结构内,客观上总会存在着大量的不公正和不正义空间。那些没有高尚动机作支撑、行为与思想分离的慈善行为,无助于消除社会上现实存在种种厄运和不公正,它只不过是幸运和社会差异的一种特殊用途而已,仅仅反映出命运的不公正、权利的不平等。这样的(捐赠)行为并没有触及到根本的慈善问题,即救助者和被救助者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真正的——关注群体功能及价值的——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一个功能就是要使对境况最不利者的有意识关注变得没有必要。基于本心的慈善才是接近体温的理性表达,而非做秀般的间或展现。

多元主义的现实社会的本质特征是,没有某一种原则或规则能够得到一致服从。一切指导我们的选择、制约我们的行为的伦理风尚,都有资格进入社会正义的场域,但其中的某种伦理风尚可能其他人并不认同。我们并不是用爱心、慈善或者捐助来划分善恶。我们认同慈善(捐助)行为,关注群体的共同生存和发展,强调群体的共同价值和利益,但我们不苛求每个人成为无私的超人。就像杭州的吴菊萍,当她冒着生命危险,徒手接住从楼上不慎摔下的陌生孩子,她是全杭州“最美丽的妈妈”。当她不愿意捐出公司奖励她的20万奖金,想用这些钱改善家里人的生活,她是有私心的好人。平凡的人是有私心的人,但这不妨碍他可以做出高尚的选择。好人也是有私心的正常人。这样的理念树立不起来,慈善就没有最广泛的群众基础,就会让人望而却步,就会成为刻意的“做秀”,难以持续,难以长久,最终不可能成为与我们的肌肤一样的温度。

除了生活中即时性的一对一捐助和资助,在整体生活的语境下,施助者和被施助者总不可能在时空上完全吻合,于是作为善心的贮存装置,作为爱心的延时支付机构,红十字会获得了唯一的合法性依据。但郭美美(们)太不克制,轻易地摧毁了社会对艰难建立起来的专业慈善机构的信任,社会有机体的温度瞬间降至冰点,慈善的社会生态遭受致命性的破坏。

厚德载物,民胞物与。世界不允许一个人太自我地活着。我们不仅要关注自己,同时也要以平常心关注别人。对“可怜”之人,能,无分大小有心即可;义,不分高低,有迹即可。有恻隐之心,行举手之劳,助人成己,施惠与人,这就是慈善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