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雷峰塔压住了什么?  

2011-10-04 23:2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白蛇传说》说开去

 

雷峰塔压住了什么?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杭州是个美丽的地方。苏东坡曾两度出任杭州。第一次,是他35岁那一年,意气风发,挥斥方遒,豪气冲天,正是黄金般的年龄。在初任期间,苏东坡体恤民生,疏浚西湖,造就了苏堤等流传至今的标志性景点。

与西湖秀美的风光相伴,“断桥残雪”却隐隐透射着凄美的意境。其中,一个名叫白素贞的千年蛇妖,因为与许仙的一段旷世姻缘,深深地映刻在了中国人的心里,各种与她相关的文艺作品世代相传。鲁迅就曾写了《论雷峰塔的倒掉》,但他所说“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的破旧的雷锋塔已为崭新轩昂的新塔所代替。每次从流光四溢的塔下走过,我都很想知道——雷峰塔下有没有压着白蛇,雷峰塔究竟压住了什么?

国庆期间,程小东的《白蛇传说》上映,李连杰和黄圣依主演。说实话,我不大喜欢黄圣依,总感觉她的表演有些生涩,但冲着白蛇的“魅力”,加上到处人山人海,无处可逃,只好选择了电影院。灯光暗下来的时候,心底深处的问题又升腾起来,无人能解,又挥之不去,只好自问自答。

雷峰塔压住了什么?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诱惑:爱情还是欲望

 

白素贞很任性。一千多年的修炼,终于没能抵挡住来自凡尘的诱惑。一个又穷又酸的药房小子许仙,因为长得帅气,或者傻里傻气,又或者略有迂腐的绅士风度,就俘获了白蛇的心。于是,一个千年高龄的初具“人形”的女人——白素贞,和一个父母双亡、无房无车的20岁的小伙子谈起了恋爱,轰轰烈烈,死去活来,赚足了历朝历代多少青年男女和文人才子的眼泪与心痛。

但妖是妖,人是人,人妖相恋终究是一种越界行为,这种行为是对社会和人伦秩序的极大挑战。各归其位,才能相安无事。人也好、神也好、妖也好、禽兽也好,都有自己的活动边界和领地,偶有越界——比如希腊诸神经常与民女私通——也只能偷偷摸摸、浅尝辄止、见好就收,绝不可将越界作为常态,有意无意、正大光明地宣示于世。出现这种僭越行为,秩序的维护者必然出现。他或者是一个人,如法海;或者是一个神,如王母娘娘;或者是一群人,如天兵天将。他们带来的是“破坏”,追求的是秩序(关系)的恢复,坚持的是传统的定位原则,直接伤害的是当事人对未来的美好设想(或曰幻想)。

一种爱,超越了社会现实所允许的底线,就是对整个社会共同体的挑战。人们可能会对种种越界行为流露出羡慕的表情,但其深层的集体动机却是欲望的冲动,或对林林总总、阴差阳错失去的姻缘的借壳还魂。白素贞对许仙的爱,更多的是欲望。千年空变换,动心妄念生。一动欲念,蛇形顿现。当然,酒是催化剂。酒压抑的是她的理性,欲望因此周身游走。

 

雷峰塔压住了什么?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正念:拥有还是占有

 

我不知道白素贞从雷峰塔出来以后,会如何描述她与许仙的那段感情。也许她的注意力会转移到孩子或孩子的孩子身上,履行更多母亲或祖母的责任,而不再是那个率性而为的单身蛇妖。也许她会回到她的世界,过逍遥的妖界生活,不再沉湎于过去的情事。可能她会有铭心的记忆,但不会有刻骨的回忆。

可能她会被问,她对许仙的感情是拥有还是占有。她会迷惑。法海也问过她这样的问题。法海甚至点化她不要执迷不悟,“可以自己流泪,不可以让爱的人流泪。”但她终究没有放弃,不是不能,是不愿放弃。许仙是属于她的,他的眼神、他的笑容、他的全部,都属于她。他爱许仙,所以这一切都合情合理、理所当然,她要全部地拥有许仙,甚至,当许仙开始受到周遭的质疑、排斥、同情之时,白素贞也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天寒尚有沙痕在,闻道潮头一丈高”,她选择了水漫金山寺,她不想放手。她几近疯狂。

坠入爱河的人,谁都有权力拥有对方,但拥有不是占有。拥有是爱情的基本实现方式,其对象在心、在情;占有是欲望,其本质在身体与心灵的绝对同一。拥有是有选择地放弃。爱一个人不是为了彼此伤害。许多现实中的情侣都是在彼此相互伤害到体无完肤的时候,才疲惫地选择了分手,或步履蹒跚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青春不再,激情不再,爱情又藏身何处。我们慢慢会明白,有时候,放弃就是拥有。爱不可强求。爱情与婚姻不同。爱情不一定都要指向婚姻。爱情有时就是心底里那一缕阳光。谁又能独自占有全部的阳光?

雷峰塔压住了什么?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肃流:正义还是邪恶

 

法海执着得有点偏执。看过白蛇传的人,大都讨厌法海。似乎法海是正义的化身,而白娘子只能代表邪恶。鲁迅就说,“和尚本应该只管自己念经。白蛇自迷许仙,许仙自娶妖怪,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经卷,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嫉妒罢,——那简直是一定的。”

佛说,众生平等。可为什么佛门高僧法海容不下一条美丽的蛇呢?仅仅因为她越界了吗?人是猴子变的,经历了几十万年的修炼终于有了人形。白素贞是蛇变的,经历了千年,终于有了人形。都是虚相。为什么不能容忍一条蛇的华丽转型呢?人虽然脱了猴子的外形,但不全是人——有的猴子变成人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别人变成猴子。几千年的历史,一次次地验证了这一点。佛对人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又对蛇说,若人间再见一面,必开杀戒。何必这么厚此薄彼呢?人人皆有梦,梦境非为假,一朝闻鸡鸣,五蕴皆为空。法海其实是在惩罚自己的欲望。

世上不能没有爱管闲事的法海。有了法海,妖不可以任意越界,人亦不可以放纵心魔,肆意接纳越界者。在法海看来,纲常秩序不能乱,妖就是妖,不论善恶,不可以到人间游走,不可以动真情,不可以结孽缘。法海是评判标准的制定者,也是最高执法者,但是,法海的话语权来自何处?他本人的合法性又来自何处?我佛慈悲,就容不下一段越界的凄美插曲吗?正邪之分存乎少数人/神之一念,这本身不就是邪理歪说吗?爱情其实就是自己眼睛里的感觉,与法海何关?

 

雷峰塔压住了什么?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还原:重塑还是颠覆

 

许仙太不给力。我很不喜欢传统故事里的许仙,许多人有同感。许仙虽然叫“仙”,但绝无仙风道骨,有时甚至不如一只妖。在有关白蛇的传说中,许仙的样子多少有些猥琐。他是道德伪善的可怜人。他被白素贞的美貌和温柔所迷惑,乐此不彼,却始终不能坚定心志。他偷偷皈依空门,渴望得到法海的迷途指引,半是有意半无意,让白素贞现了原形。那杯雄黄酒,实际上也让许仙现了原形——一只顽劣、愚昧、自私、表面倜傥、内里空虚的猴子。

我和许多人一样,怀疑白素贞的眼光。她确实修为不精,道行不深,被许仙的忠厚表象所欺骗,以为他是可以托付一生的白马王子,以至于下定决心投身人界;幻想生生世世爱的轮回,以至于不自量力,敢和法海去斗法。法海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白素贞只有一个人。

好在许仙被《白蛇传说》重塑了。他具有了一个男人起码的气概。自己娘子遇难时,能舍身相救。法海威胁时,能不离不弃,随心因情。这样的许仙,才配是那个令白蛇发疯的许仙。没有这样的一种精神和境界修为,我们就无法理解白蛇传何以在不同时代的女性中能引起共鸣。不仅仅是对白蛇的同情,还应当夹杂着苦楚的羡慕。“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为了这样的男人,变成妖,也不后悔。白素贞能静静地被压在雷锋塔下,只因为,她心里有爱,她拥有未来和希望。谁又不身负千斤?谁有不负重前行?有希望就可以抛却一切烦躁,再也不觉得苦。

 

雷峰塔下压着幸福的白蛇。

雷锋塔究竟压住了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543)|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