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英国骚乱的反思-4  

2011-08-19 23:1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骚乱的反思-4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四、社会制度如何可行:从抽象探索到关注民生

 

骚乱之后,英国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是:能不能直面种族歧视?能不能给所有人提供平等机会?能不能应对经济危机助长的社会不满情绪?这一问题的背后,另外更大的问题隐约在耳:人类需要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才是完美的?这种制度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社会是由人组成的有机体。有机体的运行,既遵循自然规律,也遵循社会和历史的规律。其中,作为历史逻辑载体的社会制度就显得尤为重要。社会制度中,经济制度是基础,政治制度是核心,前者渗透后者的精神。社会制度的设计既要合乎规律,又要合乎目的,关键是以人为本,即能否做到民有、民主、民享,这是任何社会制度中最坚硬的部分。人类社会五千年的历史,波澜壮阔的文明创造,留给后人的宏观思考,多数聚焦于社会制度的设计与选择。

英国以及世界各地的骚乱,从本质上说,都是政治上的迷茫。各种犹豫和二难选择,都源于对自身所奉行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怀疑和既往所建立的自信的动摇。一个社会的基本制度,如果允许某些人——仅仅因为他们掌控财富——控制其他多数人的生活和命运,控制社会的基本利益格局,那么,这个社会就不能算作一个道德的制度安排,它势必导致社会的分裂和共同体的消失。

事实上,人类对社会制度的知识相较于自然科学少得可怜。有史以来的政治学著作,可称里程碑意义的屈指可数。卢梭、马克思、罗尔斯这样的思想巨擘,远远少于牛顿和爱因斯坦这样的大科学家。近代以来,西方政治制度在创新方面罕有大的突破。晚近的三十年里,以中国模式为代表的制度创造,尽管不很成熟,尽管非议群声,但它跳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纠缠,另立新意,另辟新径,特色可谓鲜明,正在展现着蓬勃生机,已具备可能为纷乱的世界里迷茫的政治文明的进化和发展提供一个可持续、兼顾不同利益、民生优先的有益范本。

政治制度的好坏只是相对的,大多数国家的政治制度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其中有的付出了沉重的,甚至血的代价。我们当然希望有一种完美的政治制度,它就像一支铅笔,一头绘制,一头的橡皮擦可以抹去错误和痛苦。然而“铅笔政治”不存在,政治制度没有假设和重演,无论选对还是选错,它都会化作一个国家全体人民的真实命运。现代社会的政治制度,应以自由、平等、正义为价值核心,应同时保障民主、效率和稳定,并追求三者的协调和平衡。但实际上多数国家顾此失彼,断章取义,只做到了得其一二。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事实一次次证明,在周期性的经济危机面前,以民主、自由为单一追求的西方政治制度总是弱不禁风,衣长袖短,没有哪一个民主国家能妥善地解决自身遇到的种种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西方民主政治有相当成功的地方,但它绝非人类自我管理模式的终结版。对处在改革路口的中国来说,我们的视野要放的更宽更远,更有历史方位感,我们的理智一定得扎根在中国大地。要勇于承认,我们目前还没有搞清楚民主政治的真正含义,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它的皮毛。我们还得清楚,西方知道的也只是民主政治的过去,对民主政治今天的如何适应民生的挑战,西方和我们一样,都是小学生。但有一条,我们心知肚明,那就是民主也好,自由也好,都不具有纯粹的抽象价值。所以,政治改革不是一个勇气问题,而是一个必须实事求是,不断面对经济及社会基础的变化做“相应改革”的问题。我们不能为了改革而改革,改革的唯一目的是解决我们遇到的问题,给今后的发展开辟新的空间。

        英国的骚乱,再次告诉我们,不论西方还是中国,社会制度的设计和实践,都必须回归人本身。就暴露出来的问题而言,当务之急是重新体认平等在社会制度中的核心价值。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