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专业红利”还能吃多久?  

2011-06-12 22:57:1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业红利”还能吃多久?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昨天的校园招聘会,可谓盛况空前、场面宏大,省内外来了近180家企业,光是企业来的招聘人员就有500人之多。中午的客饭一增再增,五龙美食城像过节一样隆重接待了我校四面八方的贵宾。在那个时刻,漫步校园,摩肩接踵,人声鼎沸,每一个毕业生手里拿着一沓子企业的宣传材料,或面谈,或游走,或观望。1500人,4500岗位!在就业形势严峻的今天,出现这样的场面让人觉得有些许欣慰,也许,医药行业真的进入了蓬勃发展的快车道,我们培养的学生将拥有广阔的社会需求前景。

但三个问题在我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

 

“专业红利”还能吃多久?

 

“专业红利”是我独创的一个名词,借以指由专业设置的独特性而引致的一个学校培养的专业人才社会需求量大,招聘聚焦度高,岗位竞争度低,为就业创造了有利的专业条件,整个学校的就业工作展现出低成本、高响应和高签约的局面。

我们以药为主的专业链构造,形成了医药类人才的资源库,大大降低了企业招聘的人力和时间成本,类似于“专业市场”,这使我们得以在医药领域立足。

但是,成功是最大的陷阱。必须看到,“红利”在很多情况下和“债务”是相对应的。“专业红利”也不例外。具体来看,与“专业红利”相对应的“专业负债”就是不断加速的“专业固化”。

专业固化将会从多个方面影响到学校的持续发展能力。首先,专业固化降低了专业转型的内在动力,人们满足于现状,乐于证明过去的光荣与正确,自我革新的动力大大减弱。其次,专业固化将会固化人才培养的层次,满足于简单、初级地适应企业当下的人才需求类型和规格,缺乏前瞻性。第三,固化的人才能力结构将严重影响到医药行业的劳动生产率。上述三个方面的影响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我们这样的医药高职院校的竞争能力,并进一步影响到医药经济可持续增长的活力。

更有甚者,今日的成功可能是最大的失败。恐龙可谓是进化的奇迹——强大、先进、几乎统治了整个地球,但是气温的突变,一夜之间让恐龙族群彻底消失在这个星球上,反倒是不被看好的鸟儿顽强地活了下来。所以说,进化的方向决定了成败。

发展的方向同样如此。专业往哪里走,不是看过去,而是看将来:产业未来发展的技术趋势和商业模式将是我们变革专业与课程的基本线索,除此,再没有更高深的理论可以指导专业发展。

我们现在很成功——至少看起来——毕业生供不应求,但这更多的是“专业红利”的功效,或者是与医药产业即将到来的膨胀相关联的——阶段性适龄劳动力供应相对不足——连带作用。

看不到这一点,就是盲人骑瞎马。

 

  十年后,电话打给谁?

 

有不少公司的招聘人员是学院以往的毕业生,他们以中专生居多。

不少企业的老总、副总都是学院的毕业生,所以,电话一联系,就会迅速响应,派人前来招聘师弟师妹。有些企业是“破例”专门到学校来招聘高职学生。联想到去年各地校友会成立时的情景,那种桃李遍天下的感觉悠悠然升腾在胸间。

但是,十年后,招聘会的电话打给谁?

未来十年、二十年,医药领域里我们的(高职)毕业生还能像他们的师兄、师姐们那样杰出吗?

我们培养的学生是医药领域里的精英吗?对这个问题,恐怕大多数老师顾左右而言他。

总体来说,人才的消费结构决定人才的培养格局。在现有高等教育的分工格局中,高职教育与中职教育没有严格的区别,培养的都是应用型、技能型、体力型劳动者。这完全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社会对大学的理解。与那些定位在应用型的地方本科院校相比,我们培养的人也缺乏技术特色——尽管许多高职院校的名字冠以“技术”,但事实上与“技术”风马牛不相及:没有技术设计,没有技术课程,没有技术理念,没有技术传承,有的只是技能。我从来不反对学生提高技能,毕竟,每一种教育都是面向职业的教育,并非职业教育独享“就业导向”,然而,也不能因为“职业”的要求,就容忍高职教育向职业培训所蜕化。这其中的辩证,每次想起来都感觉很吊诡。

我们需要有一批精英在未来的医药界站稳脚跟。这要求我们自觉地在教学管理、课堂组织、专业建设、招生就业、培养方式上采取特殊政策,不计成本,以挽救我们的未来。否则,再完善的专业链也难以满足产业链的转型和升级。一旦新一轮医药产业的重组和扩张完成,他所需要的低等级劳动力补充到位,那么,兔死狗烹,飞鸟良弓,我们很快就会成为被抛弃的对象。市场不相信眼泪,市场是无情的,高等职业教育十年的发展,以及身边一个个鲜活的案例告诉我们,日杂“产品”永远难登大雅之堂,勉强摆上台面,也只能充当祭品。

如加藤嘉一所说,要想成为精英,必须具备两个方面的素质。

第一,潜能。你是精英,没有潜能行吗?潜能包括基本素质、理解能力、知识面、思考力、分析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创新精神、沟通能力、语言水平等等方方面面,这些与所谓文凭没有直接联系或因果关系。高职生同样可以具备极高的潜能,英雄不问出处就是这个意思。潜能是一个人能够主动判断形势、理解现状、积累知识与经验、寻找机会、调节自己、摸索可能性、改变现状等的能力。潜能也可以理解为“能力”、“本事”。除非有这些能力,否则一个人很难成为精英。第二,公共意识。一个人生下来,为自己所在的、所生活的国家、社会做点事,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一个人做任何一件事的时候,除了这件事对自己有什么样的意义和利益外,同时想着对整个社会有什么样的意义和利益,从人类社会进化,甚至生存的角度看,只有如此,才有价值。我们的学生——不论其入学分数——经过我们的教育,有几个人能够虔诚地致力于振兴“晋药”?有几个人能够真诚地献身于人类的健康事业?

药校培养医药精英的现状令人十分担忧。如何使得学生具有良好的能力和公共意识,并将两者结合运用于医药生产和经营,对山西医药产业的未来发展是件大事。我们的学生很有潜能,犹如璞玉。但许多学生过于务实,只为自己着想,只考虑能赚多少钱,能获得什么升迁。

十年后,我们能把电话打给他们吗?

 

哪种样式是学生就业的标准样式?

 

哪里都需要钱,所以像高职教育这种有政绩弹性的领域总是得不到政府依法投入,因此,社会(家长)要交学费送孩子上学。这种教育成本补偿模式决定了高职教育必须坚持“就业导向”。

就业,是对学生和家长的一个交代。他们要计算教育成本:投入多少,回报多少,有比较,有机会成本。就业越是迅速、待业时间越是短、起薪越是高、岗位越是有技术含量、工作越是有健全的社会保障、单位性质越是姓“公”、工作环境越是环保、工作形象越是体面,就越是实现了学费的价值。

就业是良心工程。有许多学校就业率很高,但学生多是“被就业”。统计数字不能说明问题,或者准确地说,很不能说明问题。随便一搜索,网上都是现成的反面例子。本来,就业率是真实的,后来,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将就业率与招生计划挂钩,并且正相关,得了,编吧。手段五花八门:外省生源派回原籍就算学籍所在院校的就业数字,考研也算,去不去拿回盖了章的假协议也算……手段用尽了,办法想绝了,还上不去,怎么办?那就分类型、乘系数。结果,皆大欢喜,身边的某些WC院校,就业率之高,吓死活人。

药校的就业情况历来很好。对此,民间已有公论。我们每年两次招聘会,6月份这一次,实际上“僧多肉少”,供不应求。

但在教育主管部门的公布数据里,我们的就业率一直徘徊在75%-85%之间,远不符合实际的就业数字。不是我们没有做工作,问题的症结在于,到底什么样的就业算是“就业”?教育行政部门统计口径里认可的就业形态——严格意义上说——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

医药行业是民营化率最高的行业,国字号企业少之又少,所以,签双向就业协议几乎不可能。大多数的同学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

有人认为,这种就业形式造假的可能性太大,以后恐将遭受更严格审查。这样一来,我们被统计的就业率就会继续下降——尽管你有工作,有收入,有保险,但是,对不起,我们不认可,不不能算就业。除非,你把毕业档案和户籍等关系存放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并缴纳一定的费用,那么可以算作就业。

真实的情况是,我们的学生除了专升本外,几乎全部真正就业。但我们的就业率按照现有统计办法,拧干水分,恐怕不足20%。这正是我们两次失利于示范院校评审的硬伤。

如果国家发给大学毕业生待业补助,那得实惠最多的可能就是我们的学生。不过,他们不需要,尽管他们按国家标准没有“就业”,但是,按照国际标准,他们也不在失业者的名单里。

如果某国的劳工部长或社会保障部长按照这样的口径统计失业率,我想第一个失业的会是这位部长本人。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