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2011-11-05 23:5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我生长于北方。北方缺水,因此北方人对江河大都没有深切的体会。前几日,到长沙开会,利用会议间歇,相邀友人漫步湘江橘子洲头,又专程拜游千年学府岳麓书院。我强烈的感觉,湘水是长沙的气质,岳麓书院是长沙的灵魂,但如果没有岳麓书院,湘水冷静得近乎无情。北方的山巍峨、绵延、雄浑,南方的水柔媚、深沉、冷静。火宫殿也好,白沙井也好,天心阁也好,出土的吴国竹简也罢,都难以承载长沙的厚重历史,能担此重任的唯有湘水和岳麓书院。古外今来,版图更迭,一代代百姓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就像北方广袤的田野里一年一熟的麦子,轮回往复。人的喜怒哀乐,人生的悲欢离合,人情的冷暖浓淡,在湘水面前,都显得无助而苍白,湘水映照着民生百态,而自己却不动声色。我一次次被这种近乎冷酷的冷静气质所震撼,稍稍露出的心旌摇动,瞬间消失在滚滚江水之中。

好在,还有岳麓书院,那里弥漫的人文气息,滋润着、激荡着我的内心。

存世千年的岳麓书院,在游人和后学的映衬下,显得含蓄而大器、高雅而沉稳。但我们分明能感知到她曾经历尽沧桑。一千多年的历史中,战火流离、世事流转,岳麓书院屡次毁于兵火而又多次重修再建。但是,人声鼎沸难掩岳麓书院独绝的宁静。这种宁静的气息,是文化传承的一股真气,它充盈在亭台阁楼之中,渗透在草木绿水之间,坚韧地支撑着书院的风骨,并藉由历代学子的朗朗读书声,响彻茂林玉宇。这种宁静的气息,是传承文化的独立品格,它悠游于庖厨之外,任由湘水北去,冷静地审视作为对象的自我和世界。

“一水长流池不涸,两贤互磋道终同。”在书院里、在湘水边,我的脑海里一次次地浮现出两个人的身影,那就是朱熹和张栻。可以讲,岳麓书院的本质是他们赋予的。正所谓:

岳麓山下书院开,

朱张二子竞登台,

湖湘学脉清如许,

源头正学活水来。

岳麓书院的昌盛来自于合理的管理体制和教学机制。书院实行山长负责制。历任山长的道德学识,社会名望都是出类拔萃的,其中张栻尤其发挥了重要作用。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刘珙任湖南安抚使知潭州,开始修复岳麓书院。岳麓书院修成后,由张栻主持书院教事。张栻和朱熹、吕祖谦齐名,并称“东南三贤”。他主教书院之后,除了继续实现其教育功能外,又增加了学术研究的功能。与此同时,其他学派的学术大师也在岳麓书院展开学术会讲,形成了一个学术主旨接近、且有一定规模的湖湘学派,在南宋政治界、学术界产生一定影响,成为闻名全国的理学基地,岳麓书院由此走向了鼎盛。岳麓书院在南宋的蓬勃发展,另一位理学大师朱熹功不可没。朱熹来岳麓书院讲学有两次,一次是乾道三年的朱张会讲。南宋乾道三年(1167年),朱熹不远千里从福建崇安抵达长沙。37岁的朱熹与34岁的张栻在书院内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学术交流,二人同台会讲。这次岳麓会讲,开创了不同学派在书院会讲的先河,开创了岳麓书院自由讲学的风气,开创了岳麓书院基本的学术传播方式,确立了书院兼容并蓄的办学风格,并最终形成了岳麓书院既整齐严肃又鸢飞鱼跃的成熟大气的学术氛围。另一次是绍熙五年(1194年),朱熹任湖南安抚使再到潭州,在任期间,他着手振兴岳麓书院教育。朱熹兴学岳麓,对书院影响最大的举措是颁布“朱子书院教条”,使岳麓书院第一次有了正式的学规。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岳麓书院在南宋以后的发展,奠基于朱熹、张栻所确定的文化教育传统。

张栻和朱熹,力图使书院能够成为一所塑造和培养高尚道德人格的场所,培养出具有崇高精神的理想人格。悬挂于书院讲堂,由张栻所撰《岳麓书院记》,就表达与奠定了道德人格培养的教育目标。张栻强调,岳麓书院的教育宗旨是“成就人材,以传道而济斯民也”。至于这种人材的标准,张栻强调了其内在的精神力量,他说,“仁,人心也,率性立命,位天地而宰万物者也。”这种重视培养人格的目标,不仅形成为岳麓书院的教育传统,而且也是整个书院的教育理念,以后一直受到历代教育家的推崇。

南宋以降,岳麓书院一直秉承“务实”、“求实”的教育理念。这种理念主要体现为经世致用的价值取向、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和学贵力行的治学风格三个方面。张栻主教岳麓书院时,鼓励学生将道德精神的修养和经邦治国的功业结合起来。他要求学生们能够学习那些“世之兴废,生民之大本”的有关国计民生的种种有用学问。故而,岳麓书院在宋代就形成了一种经世致用的传统。“务实”表现在思想方法上就是实事求是。湖湘学者认为,无论是从事学术研究或从事教育,都应该引导人们从天地万物中探索这一真实的“理”或“道”。张栻说,“离形以求道,则失之恍惚。”当学生问张栻什么是“务实”之学时,他简要地答复,“于践覆中求之。”张栻还明确提出“学贵力行”的主张。他说,“学贵力行。……学者若能务实,便有所得。”“学贵力行”的治学风格成为一种有影响的教育传统。

“博学”也是岳麓书院对生徒的一项教育主张,并被许多师长以“学规”的形式明文规定下来,作为对书院生徒的一项基本要求。张栻非常重视“博学”的教育。他认为,天下万事万物,均有自己的道理,学生来书院求学,就是要探明天下万事万物的道理。他向学生反复强调这一点:“盖君子于天下之事,无所不当究”。朱熹在主持书院教学时,也把“博学”作为对生徒的一项基本要求,而他本人就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在哲学、经学、历史。张栻认为,“然徒思而不务学,则无可据之地,危殆不安矣。”朱熹提出,“学者读书,须是于无味处当致思焉,至于群疑并兴,寝食俱废,乃能骤进。”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院以山名,山因院盛,千年学府传千古;人因道立,道以人传,一代风流直到今。”岳麓书院既潜心于知识的传承和创新,又时刻着力于铁肩担道义,“为往圣继绝学,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纵观岳麓书院千年办学历史,曾涌现出无数忠贞不屈、浩然正气的爱国志士、豪杰君子,他们保持灵魂高洁,崇尚真才实学;他们努力追求知识与真理,勇于实事求是;他们能够在战场上流血横尸,为民族尊严和大众利益,他们乐意服从真理和良知,敢于抵制外辱与邪恶;他们依照自己的道德理性作出价值选择,绝不使自己成为声名利禄的奴隶。这是一种“天地合德,鬼神同用,悠久无穷”的精神境界,是古代知识分子群体的精神写照。

到底是书院因学子而荣,还是学子因书院而荣,对岳麓书院而言,已不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问题的内在基质早已超越了学理的纠葛,穿越了历史的烟云,以确凿无疑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叩击着时代更迭的机枢。绵延的湘水所以能够万古长流,波涛滚滚,在于它不断地融汇百川的新流。但是,少了在湘水边吟唱的世代志士文人,纵使潭州秋天的霜叶红于二月之花,也难免默默地飘落林间,黯然泥化。

好在,有岳麓书院的魅力。朱熹去世后300年,仕途屡挫的王阳明于风雨催魂、绝望寂寞中一路前行,来到了岳麓书院,正心诚意,登坛讲学,他开创了“心外无物”的理学新时代。王阳明之后,理学逐渐式微。又过了400年,一个叫毛润之的年轻人,来到了岳麓书院,寄居在半学斋迷宫一样的厢房里,展现着一种不同流俗的生命活力。在朱熹忙于穿梭湘水两岸、无暇罔顾的橘子洲头,他伫立良久,激荡于心中的是书生意气,是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圣贤气象。

城春枯木深,国破民无路,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造物越是冷静,便越是包蕴着热烈的气质。东方就要破晓,一个新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附:《岳麓书院记》

【南宋·张栻】

湘西故有藏室,背陵而面壑,土茂而泉洁。为士子肄业之地。始,开宝中郡守朱洞首度基创置。以待四方学者。历四十有一载,居益加葺,生益加多。李允则来为州,请于朝,乞以书藏。方是时,山长周式以行义著。祥符八年,召见便殿,拜国子学主簿,使归教授,诏以岳麓书院名,增赐中秘书,于是书院之称始闻天下,鼓笥登堂者相继不绝。自绍兴辛亥更兵革灰烬,什一仅存,间有留意,则不过袭陋仍弊,而又重以撤废,鞠为荒榛,过者叹息。乾道改元,建安刘侯下车,既剔蠡夷奸,民俗安静,则葺学校,访儒雅,思有以振起,湘人士合辞以书院请。侯竦然曰“是故章圣皇帝加惠一方,本劝励长养以风天下者亦可废乎?”乃命郡教授婺源郭颖董其事,鸠废材,用余力,未卒岁而屋成。为屋五十楹,大抵悉还旧规,肖阙里先圣像于殿中,列绘七十子,而加藏书于堂之北。既成,栻促多士往观焉,为爱其山川之胜,栋宇之安,徘徊不忍去,以为会友讲习,诚莫此地宜也。已而与多士言曰:“侯之为是举也,岂特使子群居佚谈,但为决科利禄计乎?亦岂使子习为言语文辞之工而已乎?盖欲成就人才,以传道而济斯民也。”惟民之生,厥有常性,而不能以自达,故有赖圣贤者也。三代导人,教学为本,人伦明、小民亲;而王道成。夫子在当时虽不得施用,而兼爱万世,实开无穷之传。果何欤?曰:仁也,仁、人心也,率性立命,位天地而宰万物者也。今夫目视而耳听,手持而足行,以至于饮食起居言动之际,谓道而有外乎?是乌可乎?虽然,天理人欲,同行异情,毫厘之差,霄壤之谬,此所以求仁之难,必贵于学以明之与。善乎!孟氏之发仁深切也。齐宣王见一牛之觳觫而不忍,则教之曰:“是心足以王矣。”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善推其所为而已矣。论尧舜之道,本于孝弟,则欲其体夫徐行疾行之间,指乍见孺子匍匍将入井之时,则曰:侧隐之心,仁之端也,于此焉求之,则不差矣。尝试察吾事亲从兄,应物处事,是端也,其或发见亦知其所以然乎?苟能默识而存之,扩充而达之,生生之妙,油然于中,则仁之大体,岂不可得乎?及其至也,与天地合德,鬼神同用,悠久无穷,而其初则不远也。是乃圣贤所传之要,从事于兹,终身而后已可也。虽若闲居屏处,庸何损于我,得时行道,事业满天下,而亦何加于我,岂特为不负侯作新斯宇之意哉!既侯属栻为记,遂书斯言,以厉同志,俾毋忘侯之德,抑又以自励云尔。

  

一水长流,何以千年?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