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龙应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2010-10-30 20:35:0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应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前几天,快递送来了龙应台先生的《野火》(二十年纪念版)。

比第一版的要精致了许多。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书里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书,于是放在了车上。

每天上下班的五十公里,突然过得很快起来:一抬头,龙城大街,再一抬头,郑村或大王村。

从头看,觉得陌生,像是在“说书”——《野火》的出生过程及周折。

从后面翻,觉得像“评书”——一些名人或出于交情,或自觉自愿,写了一些与《野火》有关的文字。

只有从中间看,才知道,哦,这就是《野火》!

它依然熊熊着日常生活批判的烈焰,近三十年的岁月,它并没有熄灭,反而,因为它所抨击的各种现象——并不仅仅为台湾独有——依然顽固地存在,于是乎,它在其它地方有愈烧愈烈之势。

先生不想纠结于现像之后的原因——尽管她已经敏锐地揭示了中国人或曰中国文化的某些顽冥劣根——她想做的是一种呼吁,一种对社会变革的呼吁,这种变革,基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切入社会生活的细微之处,鲜活,真实,一点都不抽象,有时甚至具体得可怕:一个人、一个机构、一件事、一种现象。

幸亏龙先生只是受到了恐吓和威胁,她平安地生活到三十年后的今天。

要不然,就不会有《孩子你慢慢来》,就不会有《亲爱的安德烈》,更不会有《目送》,当然就不会有《野火》(二十年版)的序言。

龙应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龙应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龙应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从《野火》到《目送》,龙应台逐渐从刀光剑影中撤身,慢慢转向了细致的、柔情的的人生体会。

但是这三十年里,她启蒙了到底多少人,又有谁数得清呢?

野火烧不尽,年年复又生的那些丑陋的现象,又有哪一个遭到千夫所指?

 

我们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社会生活变化之大,一日之内,天上地下。

脑子灵光、腿脚灵便的,勉强跟得上。

头脑固执或生活环境茧束,不适应的、看不懂的,便跌跌撞撞,渐行渐远。

 

我第一次看到《野火》,是1988年。当时读高中,属于文学小青年。经常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那年夏天,我的一个同学,我们都叫他老姚,床头上放着一本《野火》——印刷一点也不精致。我借来一睹,匆匆归赵,里中说了些什么,不甚明了,倒是每天看见老姚挑灯夜读,辗转反侧。高考之后,老姚落榜,参了军,在北京服役几年。之后回到县里,之后结婚生子,风风雨雨,坎坎坷坷。

我们一直关系很好,交往到现在。但现在的他还读不读《野火》了?八九不离十,不了。他可能懒得翻书了。我理解当年的老姚为什么日夜相继,啃读《野火》,心理暗暗佩服他的深刻与先觉。但现在,他不再读了。他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春勃发的青年了,他习惯了日出日落的生活。

二十年前的我们渴望“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二十年的时光改变了一个人。

太多的人,成了龙应台当年指望的群体中的普通一员。

他们终于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

如今,连龙先生本人也转身了。她根本想不起、想不到一个叫老姚的人曾读过她的书,更想不到这个老姚已经不读书了,他只在酒酣之后,报一两声叹息,再也想不起那片美丽的草原了。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龙应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