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  

2010-10-11 23:25:5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每年到这个季节,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崛围山。

       崛围红叶曾是阳曲八景之一。昔日的风景壮丽到何等程度,后人已无从考证,但比红叶更吸引我的是傅山。山下的西村是傅山先生的故里,先生历经甲申之变、反复抗争,知天命之后,“二十年不见生客”,在崛围山的多福寺潜心读书,著书立说,写就了人生最后的恢宏,一如深秋之际那浸染悬崖峭壁、漫山遍野的红叶。

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初识”傅山是在90年代初的大学时期,恩师魏宗禹先生学术上专治傅山,曾主编中国思想家评传《傅山》卷,我因此得以走捷径了解傅山的思想和气节。期间还有的印象就是梁羽生在《七剑下天山》里对傅青主的描写和敬仰。为此,特地邀同学上崛围山拜谒傅山踏足之处,寻觅仙踪,以期有所斩获。 

       再识傅山是在本世纪初,机缘巧合,我调任山西中医学院,耳濡目染,对傅山先生在医学领域的贡献略有耳详。在文化长廊建设时,翻阅大量典籍,设置了傅山的专题灯箱,命名了傅山路,以彰示其在医学史特别是女科的独特贡献。后来,新图书馆落成,在大厅树立了傅山雕像,以期青年才俊晨问暮切,长进才干。

       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之后,挚友杰民推荐我研读傅山的书法,进而又对傅山在艺术领域的造诣有了理解。期间,有一本书对我影响很大,这就是美国波士顿大学艺术史系教授白谦慎教授的大作《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的嬗变》。单从书名看,就可以知道,白谦慎教授理解傅山的独特路径。他由大而小,从历史地理和时代背景的大尺度出发,去理解一个十七世纪的山西人如何创造了影响深远的书法艺术,进而由书法反观剧烈动荡的时代背景,映衬出历史的变迁以及这种变迁带给有气节的知识分子的巨大思想冲击。 在大时代的单线脉络中,白谦慎教授突显出了山西地区独特的定位,也反映了傅山在当时的时空中,身为一个遗民代表人物在艺文、学术上的交互追求。

 

       遗民学者身分、诡谲的异体字与奔放的行草书,成为傅山戏剧性的外显形象。太原碑林公园,列碑石176通、181面,是傅山书法艺术的总汇,但游人罕见,懂得傅山书法艺术真谛的,又能有几人?无疑,白先生读懂了。作为历史人物的傅山,其书法特征可以概括为三个字:奇、杂(融)、刚。“奇”是形式表征,“杂”于思想交融,“刚”在精神气质。理解书法上的“奇”,必须深入思想、气质的“杂”和“刚”,必须探究傅山所处的时代特征以及他所经历的人生诸种体验。 

傅山出生于1607年,正值明末清初,是一个中西文化碰撞和交融的时代。法国汉学家谢和耐指明了这场文化交流的重要性,他说:“明末清初中西文化的交流是发生在1600年前后的一件极为有趣的事,因为这实际上是两个完全独立发展的伟大文明第一次真正的接触”。谢和耐认为真正促使中西文化进行深层次交流的并非是早在元朝进入中国的马可波罗,而是以利马窦为代表的西方传教士。晚明的山西呈现的是更为多元的文化景象。山西地处内陆,回教徒甚众。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钱文忠认为,山西绛州(现在的新绛县)在这段历史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特别的意义,是晚明时期中国天主教的中心。早在1620年,艾儒略就应邀到此传教,后来不断有传教士前来。绛州韩氏家族出了不少名人,韩霖是徐光启的学生,曾向徐光启学习火器。这个家族是当地天主教的支柱。根据耶稣会保留下来的不完整资料,绛州创下了很多纪录。1627年,筹建全中国第一座由教徒捐献的天主堂;不久,当地居然有30座左右的教堂。清初,全国占地最大的天主教教堂就在绛州。这是中国当时最成功的教区。这对后来山西的文化面貌和特色,晋商的精神和商业价值观到底有什么影响,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国际性的研究课题。这起码可以说明,山西是具有开放的心灵传统的。为什么要扯这一段呢?一是因为这是傅山真实的生活历史,二是上文提到的韩霖及其兄韩云,都是傅山在绛州的友人,对傅山都有经济支持和思想影响。特别是韩霖,曾与傅山同为三立书院同僚,有过密切的交往。

        傅山“好学而无常家”,主张“餐采精神”,其实质是一种兼容并包的思想风格。傅山深受儒家思想和佛教影响,他的身上反映了晚明儒、道、释三教合一的趋势。 佛学是傅山资取反对腐朽理学的精神武库之一,所以他“黄冠坐佛阁,高哦诸葛书。”意谓身为道士,却居于寺庙中,又研究儒家推崇的诸葛亮的著述,可谓儒释道三家兼采并蓄,不主一家。这种三教并重的治学态度,并非傅山个人的爱好,而是明末清初学术思潮的大势所趋。在明朝中期,早已形成三教合一的思想潮流。在这一潮流的影响之下,傅山看到“道本不息如川之流”,学问犹如海纳百川,要博采诸家之长,他还特别提倡子学,通过考证,旁征博引,以佛道印证和解释诸子,开出清代子学研究的先河。傅山的胸怀,表现在书法上就是杂糅各派,直溯魏晋。当然,他推崇备至的还是颜真卿,因为有一个刚正不阿的气节在里面。
 

 明末虽政治腐败,但文化却较为发达,有人把这个时期称之为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傅山虽痛恨阉党作乱,但他毕竟是个知识分子,他认为,明亡,意味着国亡;国亡,意味着文化的断层。这种撕心裂肺,伤筋动骨的痛楚,是旁人无法理解的。这种伤痛,直接表现在傅山的书法上就是奇特、肆意、支离。宋代文人喜欢用生辟的字眼和典故,傅山也是如此。他学富五车,积学深厚,又颇具个性,较之于王铎、董其昌的正统书法,傅山的书法更是具有一种奇特的味道。十七世纪的书法处处可见隐晦难解的趣味。傅山的这种表现手法,与后现代的解构主义很相似,经常让人想起卡夫卡的《变形记》。

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对董其昌、王铎、傅山等人任意截取古代法帖、随意拼凑的奇特现象。白谦慎【白谦慎先生本身也是书法家,且与山西书法界的张晗、林鹏、姚国锦、王杰民都有甚笃的交往。上图既是其书法之一斑】藉由对于“奇”的理解以及当时大众出版物版面拼凑的跳跃性,不但将这个谜题放入了合理的时空脉络,而明末人由“偏重精读到喜爱浏览式的泛读”的观察结论更让人进一步理解到文人社会如何能够容忍这样对古代经典的挑衅;这样的前提下,清初士人反动出近乎贪婪的疑古之风及辩证手段,也成为顺其自然的事情。反观我们眼下的世界,不也是支离破碎的信息碎片吗?各路媒体不也是是争奇斗艳,取悦世俗,呈献给世人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景象吗?

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傅山所提出的“四宁四毋”理论极其精辟,不仅仅是对书法,对整个思想范畴、艺术范畴都有着普遍意义和深远影响。“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足以影响中国书学领域。 作书宁追求古拙而不能追求华巧,应追求一种大巧若拙、含而不露的艺术境界。 宁可写得丑些甚或粗头乱服,也不能有取悦于人、奴颜婢膝之态,寻求内在的美。宁追求松散参差、崩崖老树、也不能有轻佻浮滑,自然潇疏之趣,远胜品性轻浮之相。 宁信笔直书、无需顾虑,也不要描眉画鬓,装饰点缀,有搔首弄姿之嫌。

       傅山在世时,人们把他当圣人,死后有人把他当神仙,但其实,潜移默化中,傅山文化已融入平凡人的普通生活中,比如:太原名吃,头脑。“头脑”是他这个大孝子,为母亲发明的美味药膳。现在在太原,特别是一些老人中,冬季早晨去喝头脑,已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滋阴壮阳,强身健体,不是灵丹妙药,但胜似灵丹妙药。 头脑好比交响乐,主题曲是羊肉、长山药、莲藕、黄芪、酒煨汤等等,而烧麦、黄酒、腌韭菜、帽盒子是协奏曲。吃饭成了艺术,一口汤,一口烧麦,一口黄酒,一口韭菜中,渐渐全身通畅,热力四射。 还比如,傅山将竹叶青的配制用药由过去的四五种改为十二种,保留了竹叶的成分,使竹叶青具有多种保健养生功效,成了今天名重天下的佳酿。

从傅山身上,我体味着三晋文化的厚重,祖先和先哲的智慧分明已经隐藏在百姓简单的生活之中。

从傅山一生的实践、创造和成就看,傅山称得上中国思想文化史上一座拔地凌空、多姿多彩的奇峰。正所谓,“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