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Sacrifice for what?  

2010-12-15 22:54:1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陈凯歌的《赵氏孤儿》

Sacrifice for what?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年底了,《赵氏孤儿》经过一番欲扬先抑的炒作——甚至不惜传出范美女和爷爷级男明星的绯闻——终于出现在荧屏上。为了更具国际化,陈凯歌给自己的电影取了个很洋气的名字:SACRIFICE。

       作为名词的SACRIFICE有三层意思:  

1.(供奉神的)祭牲,祭品;献祭;

2. 牺牲;牺牲的行为;

3. 亏本出售,大贱卖;亏本出售的商品。

《赵氏孤儿》的历史影响力加上俊男靓女的票房号召力,可以肯定,它不会成为“亏本出售的商品”。但,观影之后,有两个问题始终难以排解:第一,谁在牺牲?程婴、公孙杵臼、韩厥还是赵武?第二,这种牺牲是为了什么?是复仇还是报复?是为了坚守正义还是为了私人情感?

可以肯定的是,陈凯歌杀死了传说中伟岸的程婴。陈凯歌解构了正义的道德支柱,消解了程婴身上所有被称为忠义之举的神圣和伟大,复原了人性中的怯懦、卑劣、萎缩。一切都是偶然,一切都貌似合乎“人性”,一切都是当下的各种很自我的思潮在古装、灯光、舞美、音效的包装下的托孤复活。陈凯歌彻底摧毁了现代人内心深处残存的关于忠勇仁义的高尚的、令人热血沸腾并且热泪盈眶的,心有戚戚的美好情操的回忆和精神寄托。赤裸裸地程婴,鲁莽的公孙,无聊的韩厥,无知的赵武,无脑的屠岸,无辜的程勃,无助的庄姬,无力的结局。

Sacrifice for what?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当看到一袭白衫的程婴,踉踉跄跄地行走在晋国的午后之时,人们分明看见了《寻枪》的结局。程婴到底为何而牺牲自己、牺牲自己的青春、牺牲自己的孩子?陈凯歌的回答是纯粹个人的所谓“人性化”的解释。屠岸贾(无脑地)“错杀”了程婴的孩子,程婴精心“折磨”了屠岸贾15年,——“我要告诉他,这孩子是谁,我是谁”——尽管作为草泽医生,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亲自杀死屠岸贾,但程婴没有这么做,他把机会硬生生地留给了在长期厮守中与屠岸贾有了感情的程勃(赵孤),最终,赵孤幡然觉醒,为程婴枉死的孩子报仇,经过一番并不势均力敌的打斗,屠岸贾突然地死了,韩厥无缘无故地消失了,程婴莫名其妙地也死了,原先赵武承担的历史正义被解构成了程婴的“挟私报复”。赵孤本来有充足的理由杀死屠岸贾,结果却变成了程婴精心设计的牺牲品。在陈凯歌的电影里,不是屠岸贾,而是程婴让赵武成了真正的孤儿。

悲壮的历史事件,很不协调地嫁接在了一根很细很长的藤蔓之上,滑稽得就像一幅阿拉伯的图案画,多少让人觉得别别扭扭。

一场感天动地的悲剧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市井闹剧。

如果说,拍摄《无极》,陈凯歌是自负地讲了一个无聊的故事,《赵孤》则全面地暴露了陈凯歌对于传统文化的怀疑和道德虚无主义思想倾向。陈凯歌怀疑所有高尚的道德行为的真实性。因此,他将程婴的大义之举转换为阴差阳错的调包失败,他将韩厥的正义自刎描绘成与屠岸贾反目成仇的报复,甚者暗箭暗算。(真搞不明白,韩厥偷偷摸摸与程婴约会十五年都在说些社么?!)陈凯歌从来没有站起来过,他的眼睛始终看到的是人性的自私,即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成功地理解了人因为自私而做出的各种行为,并按照这个思路设计了《赵孤》的人物性格和基本故事架构。但是,陈凯歌没有看到,人除了自私之外,还有机会做出高尚的行为,从古至今,不仅是戏剧和小说,不仅是官方正史的宣传需要,现实世界里真实地发生着一幕幕这样的故事。《赵氏孤儿》能从《史记》中关于赵氏的寥寥记载,演变为丰富多彩、波澜壮阔的舞台剧目,并且常演不衰,反应的不仅仅是观众的心里期盼。我们知道了如何在自私的基础上把人们组织起来,并富有效率地开展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但我们至今仍然没有找到有效地方法和途径,高效率地鼓励人们做出更多的高尚行为。

陈凯歌彻底失去了信心。但我们没有。

Sacrifice for what?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陈凯歌在香港影视界的同仁,早在四十年前,就根据赵氏孤儿的传说拍摄了电影《万古流芳》,尽管充斥着各种非历史的语言,和混乱的“时髦”语言,尽管服装道具显得粗糙,但其精神却是原汁原味的,特别是最后一幕,程婴飞快地行走在群山之间,一个大写的人的形象充盈在观众的心里。那是一个实现了君子之诺的人,那是一个超越了自我的人,那是一个满怀忠义的人,那是一个有着坚强的精神支柱的人。在这里,牺牲的精神意义跃然银屏——人可以为了崇高的道义慷慨赴死,也可以为了正义忍辱偷生。

香港版的程婴走向了宇宙和世界——它和伏尔泰的《中国孤儿》流淌着同样的血液,陈凯歌版的程婴走向了市井——它是托古言今的经济选择。前者超越了自我的束缚,后者回归了自我的窠臼。

看了陈氏《孤儿》,我有些恶心,从此再没有了感动的理由。

历史到底是什么样子,其实我们都不大关心——纪君祥的《赵氏孤儿》也是综合了许多元素,经过长期的再创作才有了现在的基本框架——但对那些很久以来形成、沉淀在人们精神深处的人物形象和历史故事——哪怕它只是(戏剧)传说,为什么非得蛮横颠覆而后快呢?其初始动机到底是什么?我不愿妄加猜测,但商业和市场的欲望是一种解释途径。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赵氏孤儿。

托孤,在历史上反复出现,它带有很强烈的符号意味,总是与忠诚、仁义、道义、舍生取义相关联,总是有些“受人之托,生当无悔践行之”的悲怆。每个人都可以设计故事的发展,但每个人决不能自由地设计故事的情节。近年来,许多人总是无聊的改写历史,想改变历史人物的传统评价,想给历史做出心理学解释。见仁见智嘛。相对地而不是绝对地看待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是一种科学的态度。但这是为了对历史全貌有个更完整的认识,防止出现一面之词,防止只顾一点不计其余。决不能因为有相对性的要求,有认识的个体差异和角度差别,就否认历史认识的统一性,将历史看作是“任人打扮的小女孩”,抓住所谓的新史料,主观地、随意地裁剪历史,任意地牵扯、放大,颠覆业已形成的观点。这种在艺术名义下进行的探索,往往失去了严肃性、严谨性、科学性而走向了纯粹的商业噱头,投入了追求票房收入的市场的怀抱。

千百年来,《赵氏孤儿》因剧中人在人性与道义的纠结中,最终选择后者,从而感动了无数观众。而在当今更注重个体生命和人性的思潮中,导演们显然更倾向于前者。是杀身成仁,还是化解仇恨、尊重生命?陈凯歌通过屠岸贾之口质问程婴:“你有什么权利决定你儿子的生死,又有什么权利让这个孩子替你复仇?”

文以载道,歌以言志。陈凯歌的《赵孤》想告诉我们什么?

Sacrifice for what?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