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引用 不为清华学堂失火心痛是何等之痛  

2010-11-17 19:03:5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熊丙奇不为清华学堂失火心痛是何等之痛
的发泄。另一方面,则有借此说事、希望主事者从中获得某种警示之义。他们对百年建筑的“不心痛”,其实是何等之痛! 尤其是后者,近年来,在各种高校负面新闻发生、曝光之后,公众都对大学从中吸取教训,改革教育管理与学术管理制度,寄予厚望,但总是事与愿违,教育腐败、学术腐败,还是接连在高校发生,而且,高校对各种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丑闻的曝光,已经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不处理、不回应、不调查,视老百姓为空气,依旧故我。 但即便如此,公众并没有就对大学教育真正失望,在经受一次又一次沮丧之后,依旧抱有对大学改革和发展的期望。总是期待大学如沉睡的雄狮,能被唤醒,展露峥嵘。我相信,大多公众其实是知道何为大学精神的,也明白某些议题,其实无关真正的大学精神,但为何事事与大学精神挂钩,是因这是大学最为欠缺,因此总愿用各种“由头”提及、反复刺激大学已经麻木的神经。包括以上的“幸灾乐祸”,在某种程度看,这也是一种唤醒的手段,想以此激发出大学的“血性”来。可以说,为了让大学有点精神,公众已经使出了36计,但大学就是不中计。 我并不认为这种“唤醒”会有多大效果,反过来,以上公众与大学之间的纠结关系,恰可说明大学的精神为何迷失至此,这就是当今的大学,没有社会力量参与管理、评价的机制。一所现代大学制度的精神,不能靠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自觉形成,它必须根植于一定的治理结构,让大学重视大师,而非大官、大腕、大楼

一把大火,烧毁了清华学堂这座木制结构的百年建筑。这场火灾,必有人祸因素,围绕不重视消防、安全隐患排除不力、安全管理不到位,当追究相应责任。然而,有意思的是,对于清华这场大火,议论的范围远超出火灾之外。 我阅读了有关网络论坛关于清华学堂火灾的议论,发现有不少声音大论“清华学堂的烧掉”,他们并没有表达出对这一百年老建筑被烧的“痛心”之意,以及“珍惜”之情,甚至为清华学堂在清华行将百年校庆之际被烧而“叫好”,他们的说法是,当清华精神已经不在,把这清华学堂整修一新,又有何用?早点烧掉这一所谓象征大学精神的“古建筑”,可早点提醒大家中国大学其实已经没有大学精神——不要以为地处清华园,就是原来的旧清华。在这些议论中,引得最多的是清华老校长梅贻琦的“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的名言。 校园火灾与大学精神如此没有障碍的挂钩,也是中国大学的一景。细究起来,颇为荒谬——校园火宅,或与大学的管理疏漏有关,但多数情况,是上升不到大学精神层面的,除非学校在火灾发生之后,百般推卸责任,在国外世界一流大学里,也有因消防不力而出现的火灾,但对于火灾,基本上是就事论事,或最多涉及教育拨款不足的讨论,但却无关于学校精神的堕落。 而本很荒谬的事,变得如此正常,且响应者众,那是因为公众中已经积累了很多对大学精神迷失的负面情绪。为火灾“幸灾乐祸”,一方面,是对只有大学其形而无大学其神的一种不理性一把大火,烧毁了清华学堂这座木制结构的百年建筑。这场火灾,必有人祸因素,围绕不重视消防、安全隐患排除不力、安全管理不到位,当追究相应责任。然而,有意思的是,对于清华这场大火,议论的范围远超出火灾之外。

 

的发泄。另一方面,则有借此说事、希望主事者从中获得某种警示之义。他们对百年建筑的“不心痛”,其实是何等之痛! 尤其是后者,近年来,在各种高校负面新闻发生、曝光之后,公众都对大学从中吸取教训,改革教育管理与学术管理制度,寄予厚望,但总是事与愿违,教育腐败、学术腐败,还是接连在高校发生,而且,高校对各种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丑闻的曝光,已经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不处理、不回应、不调查,视老百姓为空气,依旧故我。 但即便如此,公众并没有就对大学教育真正失望,在经受一次又一次沮丧之后,依旧抱有对大学改革和发展的期望。总是期待大学如沉睡的雄狮,能被唤醒,展露峥嵘。我相信,大多公众其实是知道何为大学精神的,也明白某些议题,其实无关真正的大学精神,但为何事事与大学精神挂钩,是因这是大学最为欠缺,因此总愿用各种“由头”提及、反复刺激大学已经麻木的神经。包括以上的“幸灾乐祸”,在某种程度看,这也是一种唤醒的手段,想以此激发出大学的“血性”来。可以说,为了让大学有点精神,公众已经使出了36计,但大学就是不中计。 我并不认为这种“唤醒”会有多大效果,反过来,以上公众与大学之间的纠结关系,恰可说明大学的精神为何迷失至此,这就是当今的大学,没有社会力量参与管理、评价的机制。一所现代大学制度的精神,不能靠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自觉形成,它必须根植于一定的治理结构,让大学重视大师,而非大官、大腕、大楼

我阅读了有关网络论坛关于清华学堂火灾的议论,发现有不少声音大论“清华学堂的烧掉”,他们并没有表达出对这一百年老建筑被烧的“痛心”之意,以及“珍惜”之情,甚至为清华学堂在清华行将百年校庆之际被烧而“叫好”,他们的说法是,当清华精神已经不在,把这清华学堂整修一新,又有何用?早点烧掉这一所谓象征大学精神的“古建筑”,可早点提醒大家中国大学其实已经没有大学精神——不要以为地处清华园,就是原来的旧清华。在这些议论中,引得最多的是清华老校长梅贻琦的“ 一把大火,烧毁了清华学堂这座木制结构的百年建筑。这场火灾,必有人祸因素,围绕不重视消防、安全隐患排除不力、安全管理不到位,当追究相应责任。然而,有意思的是,对于清华这场大火,议论的范围远超出火灾之外。 我阅读了有关网络论坛关于清华学堂火灾的议论,发现有不少声音大论“清华学堂的烧掉”,他们并没有表达出对这一百年老建筑被烧的“痛心”之意,以及“珍惜”之情,甚至为清华学堂在清华行将百年校庆之际被烧而“叫好”,他们的说法是,当清华精神已经不在,把这清华学堂整修一新,又有何用?早点烧掉这一所谓象征大学精神的“古建筑”,可早点提醒大家中国大学其实已经没有大学精神——不要以为地处清华园,就是原来的旧清华。在这些议论中,引得最多的是清华老校长梅贻琦的“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的名言。 校园火灾与大学精神如此没有障碍的挂钩,也是中国大学的一景。细究起来,颇为荒谬——校园火宅,或与大学的管理疏漏有关,但多数情况,是上升不到大学精神层面的,除非学校在火灾发生之后,百般推卸责任,在国外世界一流大学里,也有因消防不力而出现的火灾,但对于火灾,基本上是就事论事,或最多涉及教育拨款不足的讨论,但却无关于学校精神的堕落。 而本很荒谬的事,变得如此正常,且响应者众,那是因为公众中已经积累了很多对大学精神迷失的负面情绪。为火灾“幸灾乐祸”,一方面,是对只有大学其形而无大学其神的一种不理性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的名言。

 

的发泄。另一方面,则有借此说事、希望主事者从中获得某种警示之义。他们对百年建筑的“不心痛”,其实是何等之痛! 尤其是后者,近年来,在各种高校负面新闻发生、曝光之后,公众都对大学从中吸取教训,改革教育管理与学术管理制度,寄予厚望,但总是事与愿违,教育腐败、学术腐败,还是接连在高校发生,而且,高校对各种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丑闻的曝光,已经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不处理、不回应、不调查,视老百姓为空气,依旧故我。 但即便如此,公众并没有就对大学教育真正失望,在经受一次又一次沮丧之后,依旧抱有对大学改革和发展的期望。总是期待大学如沉睡的雄狮,能被唤醒,展露峥嵘。我相信,大多公众其实是知道何为大学精神的,也明白某些议题,其实无关真正的大学精神,但为何事事与大学精神挂钩,是因这是大学最为欠缺,因此总愿用各种“由头”提及、反复刺激大学已经麻木的神经。包括以上的“幸灾乐祸”,在某种程度看,这也是一种唤醒的手段,想以此激发出大学的“血性”来。可以说,为了让大学有点精神,公众已经使出了36计,但大学就是不中计。 我并不认为这种“唤醒”会有多大效果,反过来,以上公众与大学之间的纠结关系,恰可说明大学的精神为何迷失至此,这就是当今的大学,没有社会力量参与管理、评价的机制。一所现代大学制度的精神,不能靠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自觉形成,它必须根植于一定的治理结构,让大学重视大师,而非大官、大腕、大楼校园火灾与大学精神如此没有障碍的挂钩,也是中国大学的一景。细究起来,颇为荒谬——校园火宅,或与大学的管理疏漏有关,但多数情况,是上升不到大学精神层面的,除非学校在火灾发生之后,百般推卸责任,在国外世界一流大学里,也有因消防不力而出现的火灾,但对于火灾,基本上是就事论事,或最多涉及教育拨款不足的讨论,但却无关于学校精神的堕落。

 

而本很荒谬的事,变得如此正常,且响应者众,那是因为公众中已经积累了很多对大学精神迷失的负面情绪。为火灾“幸灾乐祸”,一方面,是对只有大学其形而无大学其神的一种不理性的发泄。另一方面,则有借此说事、希望主事者从中获得某种警示之义。他们对百年建筑的“不心痛”,其实是何等之痛!

一把大火,烧毁了清华学堂这座木制结构的百年建筑。这场火灾,必有人祸因素,围绕不重视消防、安全隐患排除不力、安全管理不到位,当追究相应责任。然而,有意思的是,对于清华这场大火,议论的范围远超出火灾之外。 我阅读了有关网络论坛关于清华学堂火灾的议论,发现有不少声音大论“清华学堂的烧掉”,他们并没有表达出对这一百年老建筑被烧的“痛心”之意,以及“珍惜”之情,甚至为清华学堂在清华行将百年校庆之际被烧而“叫好”,他们的说法是,当清华精神已经不在,把这清华学堂整修一新,又有何用?早点烧掉这一所谓象征大学精神的“古建筑”,可早点提醒大家中国大学其实已经没有大学精神——不要以为地处清华园,就是原来的旧清华。在这些议论中,引得最多的是清华老校长梅贻琦的“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的名言。 校园火灾与大学精神如此没有障碍的挂钩,也是中国大学的一景。细究起来,颇为荒谬——校园火宅,或与大学的管理疏漏有关,但多数情况,是上升不到大学精神层面的,除非学校在火灾发生之后,百般推卸责任,在国外世界一流大学里,也有因消防不力而出现的火灾,但对于火灾,基本上是就事论事,或最多涉及教育拨款不足的讨论,但却无关于学校精神的堕落。 而本很荒谬的事,变得如此正常,且响应者众,那是因为公众中已经积累了很多对大学精神迷失的负面情绪。为火灾“幸灾乐祸”,一方面,是对只有大学其形而无大学其神的一种不理性

 

的发泄。另一方面,则有借此说事、希望主事者从中获得某种警示之义。他们对百年建筑的“不心痛”,其实是何等之痛! 尤其是后者,近年来,在各种高校负面新闻发生、曝光之后,公众都对大学从中吸取教训,改革教育管理与学术管理制度,寄予厚望,但总是事与愿违,教育腐败、学术腐败,还是接连在高校发生,而且,高校对各种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丑闻的曝光,已经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不处理、不回应、不调查,视老百姓为空气,依旧故我。 但即便如此,公众并没有就对大学教育真正失望,在经受一次又一次沮丧之后,依旧抱有对大学改革和发展的期望。总是期待大学如沉睡的雄狮,能被唤醒,展露峥嵘。我相信,大多公众其实是知道何为大学精神的,也明白某些议题,其实无关真正的大学精神,但为何事事与大学精神挂钩,是因这是大学最为欠缺,因此总愿用各种“由头”提及、反复刺激大学已经麻木的神经。包括以上的“幸灾乐祸”,在某种程度看,这也是一种唤醒的手段,想以此激发出大学的“血性”来。可以说,为了让大学有点精神,公众已经使出了36计,但大学就是不中计。 我并不认为这种“唤醒”会有多大效果,反过来,以上公众与大学之间的纠结关系,恰可说明大学的精神为何迷失至此,这就是当今的大学,没有社会力量参与管理、评价的机制。一所现代大学制度的精神,不能靠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自觉形成,它必须根植于一定的治理结构,让大学重视大师,而非大官、大腕、大楼尤其是后者,近年来,在各种高校负面新闻发生、曝光之后,公众都对大学从中吸取教训,改革教育管理与学术管理制度,寄予厚望,但总是事与愿违,教育腐败、学术腐败,还是接连在高校发生,而且,高校对各种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丑闻的曝光,已经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不处理、不回应、不调查,视老百姓为空气,依旧故我。

 

但即便如此,公众并没有就对大学教育真正失望,在经受一次又一次沮丧之后,依旧抱有对大学改革和发展的期望。总是期待大学如沉睡的雄狮,能被唤醒,展露峥嵘。我相信,大多公众其实是知道何为大学精神的,也明白某些议题,其实无关真正的大学精神,但为何事事与大学精神挂钩,是因这是大学最为欠缺,因此总愿用各种“由头”提及、反复刺激大学已经麻木的神经。包括以上的“幸灾乐祸”,在某种程度看,这也是一种唤醒的手段,想以此激发出大学的“血性”来。可以说,为了让大学有点精神,公众已经使出了36计,但大学就是不中计。

的发泄。另一方面,则有借此说事、希望主事者从中获得某种警示之义。他们对百年建筑的“不心痛”,其实是何等之痛! 尤其是后者,近年来,在各种高校负面新闻发生、曝光之后,公众都对大学从中吸取教训,改革教育管理与学术管理制度,寄予厚望,但总是事与愿违,教育腐败、学术腐败,还是接连在高校发生,而且,高校对各种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丑闻的曝光,已经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不处理、不回应、不调查,视老百姓为空气,依旧故我。 但即便如此,公众并没有就对大学教育真正失望,在经受一次又一次沮丧之后,依旧抱有对大学改革和发展的期望。总是期待大学如沉睡的雄狮,能被唤醒,展露峥嵘。我相信,大多公众其实是知道何为大学精神的,也明白某些议题,其实无关真正的大学精神,但为何事事与大学精神挂钩,是因这是大学最为欠缺,因此总愿用各种“由头”提及、反复刺激大学已经麻木的神经。包括以上的“幸灾乐祸”,在某种程度看,这也是一种唤醒的手段,想以此激发出大学的“血性”来。可以说,为了让大学有点精神,公众已经使出了36计,但大学就是不中计。 我并不认为这种“唤醒”会有多大效果,反过来,以上公众与大学之间的纠结关系,恰可说明大学的精神为何迷失至此,这就是当今的大学,没有社会力量参与管理、评价的机制。一所现代大学制度的精神,不能靠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自觉形成,它必须根植于一定的治理结构,让大学重视大师,而非大官、大腕、大楼

 

我并不认为这种“唤醒”会有多大效果,反过来,以上公众与大学之间的纠结关系,恰可说明大学的精神为何迷失至此,这就是当今的大学,没有社会力量参与管理、评价的机制。一所现代大学制度的精神,不能靠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自觉形成,它必须根植于一定的治理结构,让大学重视大师,而非大官、大腕、大楼。

 

的发泄。另一方面,则有借此说事、希望主事者从中获得某种警示之义。他们对百年建筑的“不心痛”,其实是何等之痛! 尤其是后者,近年来,在各种高校负面新闻发生、曝光之后,公众都对大学从中吸取教训,改革教育管理与学术管理制度,寄予厚望,但总是事与愿违,教育腐败、学术腐败,还是接连在高校发生,而且,高校对各种教育腐败、学术不端丑闻的曝光,已经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不处理、不回应、不调查,视老百姓为空气,依旧故我。 但即便如此,公众并没有就对大学教育真正失望,在经受一次又一次沮丧之后,依旧抱有对大学改革和发展的期望。总是期待大学如沉睡的雄狮,能被唤醒,展露峥嵘。我相信,大多公众其实是知道何为大学精神的,也明白某些议题,其实无关真正的大学精神,但为何事事与大学精神挂钩,是因这是大学最为欠缺,因此总愿用各种“由头”提及、反复刺激大学已经麻木的神经。包括以上的“幸灾乐祸”,在某种程度看,这也是一种唤醒的手段,想以此激发出大学的“血性”来。可以说,为了让大学有点精神,公众已经使出了36计,但大学就是不中计。 我并不认为这种“唤醒”会有多大效果,反过来,以上公众与大学之间的纠结关系,恰可说明大学的精神为何迷失至此,这就是当今的大学,没有社会力量参与管理、评价的机制。一所现代大学制度的精神,不能靠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自觉形成,它必须根植于一定的治理结构,让大学重视大师,而非大官、大腕、大楼这一治理结构,就是大学理事会(董事会)治理,以及大学的社会评价。大学理事会是一个代表各种力量参与大学战略决策、校长遴选的机构,公众的声音,可以通过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大学校友代表、社会贤达人士,进入大学办学决策,这就避免了公众看到大学走上迷途,却只有干着急。大学的社会评价,其实就是受教育者选择权,对于一所大学的办学质量、服务水平,受教育者可以“以脚投票”,选择还是不选择,一所大学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办学,而如果受教育者抛弃它,就意味着被社会否认。

 

越来越多貌似不可理喻的教育情绪,急切呼吁构建这样的大学治理机构,否则,当公众彻底丧失对国内教育的信心,选择逃离这样的教育,再要唤起信心,就相当艰难。那将是大学真正的灾难。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