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山耕者

南山无菊,北冥有鱼。

 
 
 

日志

 
 

北京不是我的家:谁的效率?  

2010-11-10 22:20:4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不是我的家:谁的效率?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上周接到秘书长的邮件,说11月7日教育界别的委员在北外活动,主题是讨论教育效率问题。欢迎外地的委员参加。
       11月6日晚上乘k604赴京,昏睡一夜。7日清晨6点40分抵京,西客站打的,出门上西三环,路上少有的顺畅,七点整,我已经漫步在北外的校园。路灯还照着,校园里安安静静,干干静静,行人三三两两,操场上老少加起来不超过五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暂时放下了那些挥之不去的烦心事,心情极其舒畅,乐不思蜀。
       在东门外的小饭馆解决了早餐,才七点半。离开会时间还早,索性在校园里找了个石桌,写写会上的发言提纲。
       初冬的风吹得人只打寒战。手里的笔不大听使唤。
       说些什么呢?写个提纲:
 

一、两个高度关联但并不对立的概念:效率和公正

何谓效率?何为公正?有普适的效率概念吗?存在普适的公正概念吗?没有。

我周五晚上,陪女儿写作业到晚上12点半,这叫效率低吗?是她的学习效率低呢,还是义务教育的效率低?

我周四晚上陪学校附近的村长喝酒,解决学校的后勤问题,这是教育效率高低问题呢,还是教育条件的公正问题?

问题的答案,往往就在问题本身。

1、语境中的“效率”和“公正”。

效率和公正都是价值性判断,都带有主体的差异性,其实质在于不同的语境,也即解释的维度。

就效率而言,至少可以在五个维度上进行剖析。

第一,谁的效率:义务教育的还是非义务教育的?职业教育的还是普通教育的?政府的还是市场的?教育者的还是受教育者的?你的还是我的?

第二,什么样的效率:投入与产出比率?教育资源配置效能?结果与机会之比?宏观还是微观分析?(课堂)教学活动效率还是学校管理效率?群体意义上还是个体意义上?

第三,哪个国家和地区的效率:美国还是中国?北京还是山西?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

第四,哪个历史条件下:古代还是现代?封建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1949之前还是1949年之后?改革开放之前还是之后?

第五,哪一种理论支撑下的效率:自由主义?平等主义?罗尔斯还是边沁?伯林还是诺齐克?阿玛蒂亚﹒森还是柯亨?

2、并不对立的两个概念。

效率和公正是两个高度关联的概念,但不是对立的概念。在一般人的思维中,效率与公正互相竞争,彼此对立,此消彼长——关注效率,必然忽视公正;关注公正,必然伤害效率。这是一种错误的思维。

需要防止一个极端掩盖另一个极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最近过去的六十年,我们的教育政策走过了两个三十年。前一个三十年,低水平的公正,过多关注社会学意义上教育效率;后一个三十年,高差异的效率,过多受经济影响,事实上抓大放小,仅仅发展并造就了部分优质教育资源。

3、比效率和公正更根本的概念:教育

教育领域关于效率和公正问题的重重迷惑,都源于对教育本质及其功能的不同理解。

教育可以有经济学解释,那么,教育效率就是谈资源配置、投入产出的效率;

教育可以有社会学解释,那么,教育效率就是教育促进人的社会化和全面发展、促进人的社会流动能力的功效;

教育可以有政治学解释,那么,教育效率就是培养接班人的数量和质量、就是稳定压倒一切(有时甚至可以不考虑经济效率)。

教育是社会关系(社会阶层、社会相对关系)的再生产。所以,教育效率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测量问题。必须首先搞清楚教育的本质内涵。

4、我们的共同语言。

我们的发言角度各有不同,如何防止我们的发言变成自言自语?

调整聚焦于一点:教育政策、制度安排与发展战略。

二、两所不同发展阶段的学校:不仅仅是类型差异

徜徉在北外的校园,我感到非常舒心。没有那么多烦心之事,可以自由地考虑一些问题。可以愉快地做一个简单的学者。看着身边翩然而过,神情幸福的师生,我非常羡慕,突然萌生了赖着不走的念头。我常常想只作一个普通的学者,而不是满脑子充斥着“破事”的所谓“农民”校长。

1、巨大的反差:从北京到山西

北京的高校已经普遍“武装到了牙齿”,山西的高校大都还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

当我为学校没有进入城市管网而发愁5000学生如何吃水、生活污水如何排放的问题时,北京的高校借助城市发展已经普遍解决了农村与城市的“对立”;当我为校舍安全四处筹措建设资金未果之时,北京的高校凭借先天优势,普遍拥有了标志性建筑;当我这个一把手每天思考衣食住行等生存问题的时候,我在北京的同仁正坐在安静的办公室思考科学发展的“十二五”主题;当我为了四百平米的小广场终于填补了100个补丁而沾沾自喜时,北京的高校已经在马路上铺上了10公分厚的花岗岩路面,当我们的建设项目还在反反复复的酝酿、讨论、审批中逐渐成熟时,北京的高校已经在成熟的方案指导下完成了一期工程……

这种差距既是北京和山西的差距,也是重点和非重点的差异,更是学科教育和职业教育的距离。

北京不是我的家:谁的效率?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北京不是我的家:谁的效率? - lls1971 - 东山闲人的博客

2、投入不足,是最大的不效率,是所有低效率的根源。

投入不足,导致教育的社会功能难以实现。看看北大、清华现在还有多少农村的生源?回答是10%左右。相较于解放初期的50年代,已经大大退后了40个百分点。回头看看高职院校,80%以上的学生来自于农村和城市中低收入家庭。社会阶层之间垂直流动何以实现?

投入不足,导致教育资源低水平聚集。目前择校热的根源并非一群盲目的家长在盲目地攀比。经济学意义上,家长的行为是最理性的,他们的行为选择是追寻效率最大化的,即,平时大家常说的一句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趋好避坏,能上北大清华,不上山西大学;能上五中、十中,不上乡镇中学。

投入不足,导致社会公正缺失。东部与中西部教育状况差距之大,宛如天上人间;城市与农村亦复如此。

投入不足,导致低水平重复建设,形成决策性浪费。本来买一件好品质的衣服可以有尊严地穿十年,但因为没有钱,穷人只能“紧钱吃面”——买便宜的衣服穿,结果,年年穿得是新-破衣服,总的算帐,钱没有少花活得又有多少尊严呢?

总之,投入不足,导致教育成为三大民生问题之一。

考虑到效率问题,有人担心教育会出现过度投入,从而导致低效率。我认为,这是杞人忧天。原因如次,第一,很多行业领域过度投入,已有先例,怎么轮到教育就有这么多人关心,其根深蒂固的观念是,教育是个能凑合的行业。事实上教育是个高投入的行业,因为它培养的是人,而不是物。没有高投入,怎么会有高素质?没有见过,怎么懂得?没有动过,怎么会用?第二,所谓有较多的投入,其实只是补偿了历史投入不足的欠账问题,也只能算是对效率低下的一种向上微调。第三,教育投入多怎么就会必然低效率呢?还没有投入怎么就会有这么多担心呢?一个好的教育环境(校园、教室、体育馆、图书馆、实训中心、生活设施),即使过度投入,看起来奢华一点又有什么好担心呢?它们润物无声,缓缓释放,点滴渗透,慢慢都会内化为学生血液中的东西,并持续起效、影响一生。(有些学生终其一生对高品质的理解大都来自于大学时代。)

3、4%是个可怕的数字:教育内部的不均衡严重制约教育可持续发展。

我们谈效率问题的动因之一是,温总理承诺到2012年,要实现教育法中对教育投入的比例要求,即教育投入占GDP的4%。许多人欢欣鼓舞,仿佛看到了教育的春天。我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因为,差异化的投入与发展思路还根深蒂固地存在,并将持续影响今后5-10年的教育政策。教育内部的投入不均衡,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无疑会雪上加霜,使原本就存在的教育体系内的不公发展为两极分化,并最终破坏来之不易的现有的教育布局。

警惕马太效应。

今年,教育部、财政部曾下拨过一笔危房改造款,山西3个亿,限定在19所本科。高职院校望洋兴叹。明年教育部还将加大对地方本科院校支持。高职院校扼腕叹息。教育内部的类型之间、层次之间享受到的阳光差异将进一步拉大。

4、公正问题是运气问题吗?

按照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的规划,高职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要实行分类入学制度。其初衷是好的。但这个制度所要施行的环境并不是一个发展状况比较均衡的环境。几十年的差异化发展,使分类入学制度面前,1217所高职院校起点严重不平等。忽略这种差异,教育公正问题就会演变成教育运气问题:有人会责怪自己生错了地方。

高职教育未来三年将逐步过渡到注册入学,其后果就是,中西部地区50%的学校面临办学危机,其中30%的学校面临破产。有人说,这是建立了高等教育的退出机制。这种说法,一是混淆了教育与市场的区别,二是身居庙堂之高而不忧其君。这种以退出机制为标榜的所谓教育效率恰恰是大大的不公正。

山西未来十年的教育改革与发展目标是建设教育强省和人力资源强省。那么,如何建立人力资源强省?

中西部地区教育的先天不足面对东部的先天优势,必然造成效率与公正的悖论。人口下降,导致高考生源下降,这是全国范围内的基本事实。但是,广东省逆势而上,十二五期间将大力发展(高等)职业教育,其决策基点是把教育当做产业来做。基本思路是扩大校园,大搞基建,扩张规模,吸引外地生源,拉动教育需求,带动本地经济发展。以山西为例,扩张后,广东每所高职从山西较十一五期间每年多吸引生源100人,则每年会有6000学生到广东求学,进而到广东就业。全国范围内,教育发达省份,比如京津沪,鲁粤闽,苏浙湘鄂,每个省都参照广东的做法,则山西每年会流失高考生源3-5万人。未来十年,会流失30-50万高素质高技能的青壮年劳动力。如何支撑人力资源强省?如何支撑山西经济与社会的跨越发展、转型发展?能把希望寄托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或上述发达省份的人力资源向娘子关内转移吗?与此相关的一个问题是,30-50万人去外省求学,流失的直接费用是40-60个亿(每人学费5000+消费7000),它所拉动的最终经济总量又是多少呢?我没有做过测算,不妄下结论。

三、观念问题:从教育谈效率还是从效率谈教育?

1、教育的效率还是效率的教育。

什么是好的教育?答:有效率的教育,公平的教育,令人愉快的教育,超越自身的教育,博雅的教育。

教育必须成为主词,必须成为探讨的主题。

关于效率与公平的探讨不能离开教育这个主题,必须明确教育的基本发展理念。20个字:优先发展(体现为向教育倾斜的财政支出的制度安排),育人为本(教育的人性化、人的教育和人的成长规律——当前职业教育尤其要防止工具主义),改革创新(改革陈鄙、理顺体制、创新环境和机制),促进公平(保障教育的包容性增长和教育的共享式,在基础权力的意义上实现教育资源的平等化),提高质量(实现教育的基本功能,社会、学生及其家长、教师都满意)。

 教育均衡发展应该是未来的基本战略。

促进教育公平应该是未来教育发展的首要命题。

教育是面向未来的事业。教育不对过去负责。

是不是着眼学生的未来、是不是关注国家与社会发展的未来,是判断一个行为是不是教育行为的试金石。

为了未来,必须加大教育投入力度。加大多少力度?合法就行。全国,近三年,7500亿的增加值,这是一个估算。

2、明确教育投入的主体。

当前,全国范围内,教育投入是硬任务。不能讨价还价。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再不投入就没有机会了。

就山西高职教育而言,未来形势可以概括为两句话:“冬天来了”,“狼来了”。

首要的是明确教育投入的主体及其责任追究制度。教育“优先发展”再也不能成为纯粹的、廉价的语言类消费品了。

谁举办,谁投入。义务教育投入的责任主体是县级政府。高等教育的投入主体是省级(市级)人民政府。当前教育投入最短缺的部分集中在(高等)职业教育。必须大幅度倾斜。

必须有投入的进度安排和时间要求。

3、投入统计口径要科学入理

哪些项目算是政府的教育投入?生均经费计算以什么为标准?全国平均水平是多少?以那一年的全国平均水平为基准?

学费不应算作政府投入。仅仅是收支两条线,从家长手里过了一遍财政的手,就变成政府的拨款了?在这问题上,大家的脸皮都应该薄一点。

教育成本要测算。不能搞简单平均,师范类、财经类与医药类、工程类学校的办学成本能一样吗?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要有一个中立的机构组织评审,确定合理的生均补偿性投入额度。不能简单的由政府出面替学校埋单。否则,那些没有银行贷款,靠艰苦奋斗、牺牲职工利益或职工内部集资搞建设的岂不是吃了大亏?

4、教育公正要考虑教育投入的历史补偿。

教育系统内部可以容忍的最大发展差距是10年。

教育投入的项目安排要考虑各地区发展的历史差异和不平衡性,不能搞一刀切。北京的学校可以重点安排科研类、教学类的建设项目,山西的学校必须补偿历史欠账,在基本建设上重点投入。这叫实事求是,区别对待。

5、教育管理体制的改革该动手了。

扩大高校的办学自主权。教育行政管理部门要简政放权。要相信学校的各级干部是负责任的、忠实的教育工作者。不应当对他们作怀疑性的前提设定。由此出发的所有制度和措施都是低效率的。如政府集中采购,事实上加大了廉政风险,集中了风险度。而且,规模不经济的现象、低价劣质的现象比比皆是。对此不能讳疾忌医。

教育去行政化,不是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正如平等并不要求所有的人都穿同样颜色、同一款式的卡其布服装。教育去行政化,首先是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不能用行政管理的办法来管理学校。学校既不是企业,也不是机关,它是育人的地方。管住方向,依法管理。政府要做政府的事情,学校要办学校的事情,不能越位,不能篡位,也不能不到位。校长研究土地、资金问题;省长研究学校特色和发展战略问题;教育厅长研究教学质量、学科建设问题。这多少有些别扭吧。

         
         北京不是我的家。
      下午三点匆匆逃离。
 
      夜幕下的迎泽大街,霓虹灯闪烁,行人如织。
      有些东西很丑,但很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